Tuesday, December 5, 2017

谢选骏: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网文《百年马拉松》介绍说:

尼克松政府以来,会说汉语的白邦瑞一直是美国政府中国问题专家。他在《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 Year Marathon ,2015)书中指出,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中国领导人一直忽悠美国总统、内阁秘书长和政府中的分析人士与决策者,让他们错误地评估中国为一个值得美国支持的良性强权。这一秘密的忽悠战略是基于中国古代的治国理政艺术,利用大量的金钱、技术和支持军队的专家进行运作。中国共产党中的鹰派正采取这些措施赶上并最终超越美国。
白邦瑞称,中国的战略忽悠计划(Strategic Deception Program)是1955年由毛泽东主席亲自启动的,在世界上广泛传播中国是一个穷困、落后、不关心外界的国家。白邦瑞表示:“因为这种战略忽悠,美国认为必须帮助中国,向中国提供各类物资,以保证中国是个友好的国家,但这全错了!”白邦瑞还说,中国的忽悠战略是为了攫取全球经济主导权而服务的,中国军事实力建设只是忽悠战略的一部分。中国经济、政治和军事的能量正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全球性的“霸权”,并对外出口中国式的反民主政治体制,并在全球实施掠夺性的经济政策。
会说汉语的白宫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其本质还是美国的红脖子。
白邦瑞目前是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的主任,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新书中所包含的新细节是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批准出版的,其中包括之前保密的总统指示、中国叛变人员的证词和中国鹰派军事政治领导人的著作细节。
书中称,一直被美国视为自身战略大棋开局(gambits)的中美建交,并非由前总统尼克松的首席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主导。而是中国领导人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担心莫斯科的军事威胁而打出的美国牌,主导了中国在1969年到1970年首次开放。
政府已经从书的手稿中去除了一部分敏感内容,但整本书还是可以被视为近十年来,由美国官方授权的对中国忽悠战略披露的信息。“这本书是非常重要的,”白邦瑞表示,“它告诉中国政府的信息是:我们美国才没被忽悠呢!”
白邦瑞还称,中国政府中变节逃亡美国的人员交代,在中国因为政治风波陷入国际制裁的几年后,中国政府就成功地在1995年到2000年对美国进行游说(通过赠送礼品和招待旅游对关键人物对政策实施影响和干预,是美国体制所允许的),令美国国会批准了对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
当时的秘密忽(游)悠(说)正是美国认为中国人权状况很糟糕的状态下进行的,但中国依然成功的影响了美国领导人。白邦瑞探访了6名中国叛变人员,他们披露了这一战略忽悠的细节——这令人想起金灿荣教授在一档节目中的言论:美国最恨这些带路党了,他们忽悠了美国。
谢选骏指出:所谓的“带路党”都是共产党干部,因为只有共产党干部而且是低级以上的干部,才有资格成为“中国叛变人员”。

网文《对华间谍白邦瑞的心路历程——简介<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2016年12月28日 初晓) 这样说:

间谍的工作是和神秘、伪装分不开的。很难想象有哪位间谍能够公开自己工作中的失手、误判和给自己的国家带来的损失。事情总有例外,有这样一位老牌儿间谍出了一本书,写下了自己间谍生涯中犯错、被忽悠的历史,这本书就是《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作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名字叫白邦瑞。
1969年,24岁的白邦瑞就被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发展成为间谍。当时他在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任职。这个办公室里汇集了全世界各国的工作人员,而白邦瑞是那里唯一的美国人。这位菜鸟间谍接受的第一份任务就是设法接近办公室里的苏联同事,从他们口中得到苏联最高当局对中国的看法。这是当时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交代下来的差事,以帮助他筹谋秘密接近中国的计划。从这一天开始,白邦瑞就开始了他长达四十多年对华间谍工作的生涯。从1990年代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到中国访问,广泛接触中国的军方、学界和政府里的各阶层人士。中国方面其实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还是为他敞开了一些外界不能接触到的敏感资料,结识了一些身份敏感的中国人。这就使他在了解中国方面具有了别人所不具有的视野和人脉。白邦瑞汉语流利、精通中国文化,是美国情报界里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因此他对中国的看法和建议很受重视。他的公开身份横跨政、学两界,效力过从尼克松到奥巴马的历届美国政府。白邦瑞曾经在美国国防部当过高官,也曾经在美国参议院的各种委员会工作过。他担任过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分析员,也在哈佛大学当过研究学者。白邦瑞目前是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中国战略中心主任,并且是外交关系学会和战略研究国际研究所的成员。
这样一个履历完整、经验丰富、精通汉语的对华间谍,怎么会马失前蹄呢?
我们曾经介绍过,在美国的政府和民间,对如何处理美中关系分为“拥抱熊猫者”鸽派和“屠龙者”鹰派这两个流派。白邦瑞在他的书中承认:他曾经是一个坚定的“熊猫拥抱者”,多次建言美国政府要从技术上和军事上帮助中国,因为他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走向民主,变得和美国一样。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他的对华鸽派立场也没有改变。1997年,白邦瑞受邀来到广东省的东莞,参观那里的乡村基层民主选举。通过同当地村民直接用汉语交谈,他才发现所谓的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作秀。在这之后,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委托他起草一份调查报告,主题就是中国如何欺骗美国。白邦瑞为此接触了一些绝密的情报和内部文件,同一些叛逃美国的中国前官员进行了交谈,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敢情他一直都在被中国人忽悠。中国人向他开放机密文件,介绍他认识中国军方和情报界的人士都是这种欺骗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要通过他来影响美国的决策者。
那么中国人为什么要欺骗他呢?
在《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中,白邦瑞论述了中国对美国和西方进行战略欺骗的历史和目标。他认为中国自从1949年毛泽东时代开始,就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那就是使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中国一定要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帮助,在经济、科技和军事方面强大起来,所以中国一定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战略意图,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在2049年的时候一举超越美国。这就是“百年马拉松”的由来和全书的中心内容。
要说中国想要在2049年全面超越美国倒也不是全无根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任之初就提出过“两个一百年”的计划:在2021年中共成立100年的时候建成全面小康的社会,在2049年建国100年的时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所谓“伟大复兴”,必定是要恢复到从前的强盛地位。毕竟在千百年中,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的头号强国。在清朝以前,中国的GDP要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只是鸦片战争之后才开始衰落。一个民族要恢复往昔的昌盛和荣光本是人之常情,川普的竞选口号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是要说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就心存取代美国霸主地位的野心,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因为中国当时非常贫穷。可是回想大跃进时期官方提出的“超英赶美”的口号,白邦瑞的说法似乎又不是无迹可寻。
白邦瑞在书中写道,这个在百年内超越美国的计划,并不是写在纸上,藏之于中南海那个保险箱中的秘密文件,而是置于中国历代领导人心中。他们从不怠懈,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奋斗,那就是雪洗百年国耻。他们要瞒天过海,向美国人示弱,不能引起这个超级大国的注意,还要得到美国人的全面帮助。为了论述中国人的战略欺骗艺术,白邦瑞从三十六计讲到孙子兵法,从战国争霸讲到吴越春秋,从中国人擅长的围棋讲到中国人对“势”的理解,从赤壁之战讲到其他以弱胜强的战例,总之一句话:千百年来,中国人已经把欺骗发展成了炉火纯青的艺术,是一种运用得淋漓尽致的战略手段。让白邦瑞痛心不已的是:帮助中国人实现超越美国伟大目标的恰恰是美国人自己!
在他的书中,白邦瑞用了不少篇幅来比较美国对苏联和对中国的不同。在冷战中,美国对付苏联是针锋相对、毫不容情。而美国对待中国却是感情复杂,硬不起来。这可能是因为不少美国人同情中国在近、现代史上被人欺负的遭遇。白邦瑞回忆自己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痛陈列强欺压中国的劣迹。这些同情中国的人中包括一些著名学者、外交家和前总统们,而他们对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白邦瑞列举了美国对中国的五大认识误区:
同中国交往会带来美中之间的全面合作。事实上,中国在许多重要问题上都和美国唱反调,而同美国的敌人结成盟友。
同中国交往会让中国走在实现民主的路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对华专家已经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幻。中国的专制资本主义制度使得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更加牢固。
中国是一朵娇嫩的花朵,需要美国和西方的帮助。白邦瑞谈到自己访华的时候,那些中国的陪同人员毫不隐讳地大讲中国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各种严重问题,给美国人的印象是:如果美国强压中国搞民主选举和司法独立,就会使得中国垮掉,从而祸乱亚洲。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强劲得很,最早会在2018年超越美国的GDP。
中国也想变得和美国一样。美国人的傲慢自大使得他们相信别国都渴望变成美国。实际上,两国对战略问题的认识和思路截然不同。中国人非常自豪中华文化传统中那种能够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欺骗艺术。
中国的鹰派们成不了气候。许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那些活跃于中国各种媒体上的军界和学界的鹰派人物并不能代表中国的主流民意,而是一些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们。但是白邦瑞认为,这些鹰派言论恰恰正是代表了中国民族主义的民意,而且越来越成为媒体上的主流声音。
白邦瑞认为,这些对中国的迷思存在于美国和西方的学界、智库、金融机构和政府当中。他指斥有些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为了自己同中国的经济利益,为了害怕得不到去中国的签证或者得不到研究资助而不敢面对事实。白邦瑞之所以能够痛陈这些迷思和误区,就在于他本人就曾经是这些迷思的信奉者。而这种对中国误判的结果就是美国养虎为患,让中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迅速成长为一个强劲的对手。
当然,《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也并不是一味罗列美国被中国人欺骗的惨痛教训,作者也提出了应对中国战略欺骗的方针:那就是学习中国的战略文化来反击中国的对美战略。白邦瑞在全书的最后一章举出了12项美国应该采取的反击步骤,其中包括要认清中国真实的战略目标,制定出一整套对华竞争的战略计划等等。限于本文的篇幅,在这里不能详细介绍了。
《百年马拉松》一书在2015年出版后,得到包括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伍尔西在内的一些专家学者的赞扬,但是也有人对他书中的观点不以为然。对一本书产生不同的看法本身是正常的学术现象,因为从书中的观点到修正美国的对华政策毕竟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现在的情形有些不一样了:和《卧虎》的作者纳瓦罗教授一样,白邦瑞也是川普的外交策士之一,而且有消息说他可能会在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负责亚洲事务。不管这个消息是否属实,一些对中国持鹰派观点的“屠龙者”聚集在当选总统的大旗之下,肯定会为未来的美中关系带来变数。
谢选骏指出:我一直觉得,“百年马拉松”不能只从毛泽东算起,而应从孙中山算起。如果我们假定孙中山不是汉奸,毛泽东也不是汉奸——他们都是希望中国自主自强的民族主义者,那么,就可以说他们都是有意无意地欺骗了外部世界。例如,孙中山用大亚细亚主义欺骗日本人帮助他革命夺权,又用联俄容共欺骗苏联人帮助他从事北伐;毛泽东则用社会主义欺骗苏联人帮助他革命夺权,再用联合抗苏来欺骗美国给他援助。邓小平以后的领导人则继续毛泽东的战术,用中国的民主化来欺骗美国人帮助他们强化政权……这一切的欺骗,都是为了中国赢得时间,缓过一口气来,避免亡国灭种的惨剧。——如果他们不是汉奸,他们社会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出卖中国,而是运用欺敌术(通过加入敌人的营垒而吸取敌人的能量)复兴中国,那么恕我直言,共产党中国最后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而回归中华民族的本位。
换言之,如果真有“百年马拉松”,那么,中国可以玩弄马列主义,但却不能被马列主义所控制。正如中国可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是却不能被世界贸易组织所束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