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9, 2017

谢选骏: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统一世界前夕的秦国


《中国崛起面对哪五大挑战?》(2017-11-17江夏编译)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刊登印度洋-太平洋事务专家瓦德博士(Jonathan Ward)和美国海军军官西蒙斯(Reed Simmons)的文章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进一步引申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然而,在中国复兴、崛起之路上,面临五大挑战。
第一就是地理因素。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家,但其公海通道受到严重限制,运输船只从东到西必须穿越受到日本、台湾等潜在敌对实体控制的海峡。从西到东通向南中国海的通道,则受制于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龙目海峡。这就是所谓“马六甲困境”,道出了中国海路的尴尬状况。习近平的“中国梦”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几个海上瓶颈,毫无疑问会给中国领导人制造障碍。
第二是美国因素。无论美国决策者喜不喜欢,中共显然希望中国在亚洲取代美国。实际上中国现在不仅已经是亚洲强权,也已成为全球事务主要参与者。中国必须在占优势的超级强权美国的眼皮子底下,既发展经济和军事实力,又不激起美国作出可能危及中国崛起的反应。北京计算过风险,设法使中国的行动既满足中国的雄心,又不激怒美国。目前美国在实质GDP、军事实力、全球盟国及伙伴、向亚洲和世界各地投送军力的经验等方面,都对中国保持优势。中国要在美式和平的阴影下崛起,北京的领导人必须谨慎从事。中国领导人担心,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性质,以及对美国领导权的挑战,作出令人煞风景的结论,可能用导弹防御系统包围中国,或实施经济报复。
第三是其它主要强国的崛起和回归。在近期,中国不仅必须和美国竞争,还得和印度、俄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尼等其他主要国家周旋。他们中许多国家开始联合起来,因应中国的经济和军事野心。这些国家中每个都对中国具有相对的地理优势,因而使中国的地理困境进一步复杂化。中共政治局几十年来一直担心美国主导的对华“包围”或“遏制”。今天中国的发言人和一般公众,常常把美国和其它亚洲国家合作,攻击为“冷战思维”,似乎忘记了正是自己的行动和领土要求,激起了其他国家针对中国的联合行动。毫无疑问,国际上其他参与者正在联合起来。这正是中共领导下,中国碰到的核心麻烦问题之一。
第四,分离主义。中共认为,“反华势力从未放弃在中国煽动‘颜色革命’的图谋”。反对藏独、疆独、台独分裂势力,是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艰巨任务”。
第五是经济稳定。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面临从出口导向模式向消费驱动模式转型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负债非常沉重,而且债务集中在大型国企,还在继续增长。因此中国可能由于房地产泡沫或债务负担难以承受,很快出现信贷危机。
尽管要求对刺激措施进行改革,但真正的结构性改革仍然没有发生。幽灵城市在继续蔓延,僵尸国企继续得到支持,不良贷款和特殊贷款持续。这种现状持续下去,随着刺激经济失去动力,债务负担更加沉重,只会使经济转型更加艰难。
新举措如“2025中国制造”,是设计来提高中国在价值链的地位。北京在美国尤其在欧洲,寻求全球性的技术收购,反映中共正设法确保实现经济转型,提高生产率,避免经济滑坡。总之,这是艰巨的任务,今后若干年中共要大伤脑筋了。
谢选骏指出:我发现,上文列举的五大挑战,和古代秦国所面临的挑战,何其相似奈尔!
第一地理因素上的公海通道受到严重限制,很像秦国遭到关东各国阻碍和封锁;其解决方案就是各个击破之。
第二美国因素很像古代的齐国因素;其解决方案就是建议和美国各领东帝与西帝的称号,而后愚弄、弱化、孤立、消灭之。
第三其它主要强国的崛起和回归的因素,很像合纵与连横的战国策,解决方案就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第四分离主义因素很像秦国和内部西戎北狄各族关系,解决方案就是拿下中亚细亚,就像秦国拿下巴蜀。
第五经济稳定。解决方案就是实行商鞅变法那样的彻底改造,消除马列主义的残余影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