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8, 2017

谢选骏: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李洋洁在德遇害始末》(201788日新京报)说:



李洋洁留下了一张超市小票,时间是2016511日晚上736分,她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



到家后,这个从河南焦作来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读研的女孩把背包搁在一边,换上运动服后出门跑步。



两天后,她的遗体在家附近的灌木丛里被发现,据法医鉴定,她被强奸、殴打,“饱受煎熬地死去”。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洋洁案经过37次开庭审理,结案陈词显示,一名德国女性谎称需要人帮忙搬箱子,将跑步归来的李洋洁诱骗入住宅中,给男友虐待、强奸被害人制造机会。



201784日,德绍地方法院宣判,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对于女被告获刑5年半,李洋洁的父母认为量刑过轻,已决定提起上诉。



他们曾公布一封公开信,悼念唯一的孩子,里面写着:一直以来,我们都深信德国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人民是那么友善,天空是那么蓝,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虚假求助



2016511日,一个暖和的星期三,德国东部小城德绍一如既往的安静。



和李洋洁住同一栋楼的陈辰记得,她们住的地方非常安全,家附近有很大片的树林,和李洋洁一样,她经常清晨和傍晚去跑步,“从来不觉得危险”。



傍晚7点多,德绍天还大亮,好友周丽红在超市遇见了李洋洁。李洋洁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并称“买完东西就去跑步”。



晚上933分,在距离自己家门口只有15米左右的地方,跑步回来的李洋洁遇到了一位年纪相仿的德国女性——克塞尼娅。



眼前这位异国女性有着一张娃娃脸,她神情急切,发出求助,“能不能去我家帮我搬一只箱子?”



隔壁古董店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以下画面:李洋洁穿着黑色的跑步鞋准备回家,被克塞尼娅叫住,对话75秒后,跟随对方走进公寓。



根据庭审信息,一进门,这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中国女孩就被躲在门后的德国男人塞巴斯蒂安捂住了嘴巴。对方身高一米八五、肌肉发达,李洋洁无法挣脱。



941分,她的手机被关机,塞巴斯蒂安开始施暴。



他抓住李洋洁,指使女友将这位26岁女孩的衣服脱下,按在桌上,试图实施强暴,遭到激烈反抗。他们还试图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捆住李洋洁的脚,也没有得逞。



在男友的指使下,克塞尼娅还用谷歌翻译软件询问李洋洁,“是否有性病”。



李洋洁没有回答,一直在呼救。塞巴斯蒂安告诉女友,他不会杀害李洋洁。克塞尼娅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辩护称,克塞尼娅相信了男友说法,就上楼洗澡了,“当时李洋洁还未受到严重伤害”。但当她下楼时,男友告诉她,“把人弄死了”,并让其帮忙处理尸体。



听力测定专家测试结果表明,李洋洁的呼救声,整间屋子都能听见。



辩护律师还称,克塞尼娅幼年曾遭继父多次性侵犯,在男女关系上有严重的自卑感,不惜伤害他人来取悦男友。



“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对塞巴斯蒂安而言,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



庭审信息显示,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在手机上搜索“重口性行为”、“暴力强奸”和“亚洲女性”等关键词,他还搜索过“如何将女性绑起来”和“如何将女性打至失去知觉”等问题。



他的电脑里有大量色情内容和多份合同,合同规定了与女友克塞尼娅性生活的一些细则,比如要通过口交和肛交互相满足对方,如果毁约就要受到惩罚等等。



早在诱骗李洋洁前几天,他便提出想要再找一个人,三人一起发生性关系,并且要求女友也去找,如果找不到,就要惩罚她。



李洋洁,成了他们的猎物。



在那个黑色的夜晚,没有人知道李洋洁遭受了多少非人的对待。



法医的检查报告显示,被害人头部、脖子、生殖器官等部位都留下被施暴的痕迹,有些伤痕长达14厘米。死因是由于脂肪油流入肺,堵塞通向心脏的血管,最终导致心跳停止。



法医得出结论,“李洋洁在临死之前承受着长时间的、令人无法想象的煎熬和折磨。”她被强奸、殴打, 死于凌晨224分。



那天晚上,塞巴斯蒂安手机上搜索的内容变了,他不再搜索暴力强奸,而是搜索如何为谋杀善后,比如,警犬能在多久之后找到失踪人员?尸体什么时候开始变硬?尸体什么时候开始腐烂?谋杀案多久以后失效?这些搜索痕迹,全都被立刻清空。



为了测试被害人是否完全死亡,他还把被害人的头按到水池里。之后,从地下室找了一个120升容量的垃圾桶,准备转移尸体,“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在这个垃圾桶里,留有被害人沉积物显影,这证明了,在杀死李洋洁后,嫌疑人曾用这个垃圾桶装过尸体。



512日凌晨,李洋洁停止了呼吸。



“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



512日早上,在同一学校读书的好友周丽红给她发微信,“快过来吃早餐”,没人回复。



等了一个小时,周丽红接到了李洋洁室友的电话才知道,这个从不夜不归宿的朋友一整夜没回来。



房间里,李洋洁的包搁在一旁,床上放着几件衣服,有点乱乱的,手机和运动服都不在,大家都猜测,她应该是“回家匆忙换衣服就出去跑步了”。



那是一个周四,同学们停下手上的事情开始找人,女生在家里联络,男生出去寻找,有人沿着她经常跑步的路线找,有人去警察局报案,都没找到。



没有人愿意相信李洋洁出事儿了,他们都安慰自己,“她是不是去旅行,手机丢了?”



又过了一天,住在同一栋楼的陈辰起床后发现,家附近的两条路被封锁了,记者和警察都来了,警方在7号楼外墙边针叶树下找到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脸被毁掉了,没办法辨认是不是亚洲女性。



经检测,警方确认死者为中国留学生李洋洁。



这个消息让好友马泉非常自责,李洋洁去世前三天,还问他“泉哥要不要一起去跑步”,因为家人来德国游玩,马泉拒绝了她的邀请。



为了找寻凶手,所有可能接触到被害人的男性都被要求采集唾液,做笔录,测DNA



那时,男嫌疑犯已经离开了家,逃避警方的调查。



犯罪嫌疑人迟迟找不到,这个一度被认为安宁的小城开始陷入恐慌,李洋洁的室友迅速搬离了这个伤心地。



从前,陈辰也爱出去跑步,骑自行车,出了这件事之后她再也没有出去跑步,“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如果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我都会想,他会不会把我杀了。”



日子一天天爬过,案情悬而未决,男生们也开始在兜里放着防狼喷雾,感觉“有陌生人靠近就很可怕”。



转机



李洋洁的遗体被发现10天后,从尸体上提取的DNA检测结果即将出来,男嫌疑人去警察局自首了。



在嫌疑人的描述中,511日晚上,自己正在看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李洋洁自愿来到自己家玩“三人性爱游戏”,激情过后,“她一个人独自走了,没留下姓名。”他还补充,就在这前一天晚上,他们三人也玩过性爱游戏。



这份说辞充满漏洞,李洋洁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陈辰记得很清楚,事发前一天,自己去火车站送一个朋友,刚好遇到李洋洁,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她们有过短暂的交谈。她们碰面的时间,与男嫌疑人称自己与李洋洁玩性爱游戏的时间互相冲突。



陈辰说,“我很确定这个时间,因为火车票上很清楚写着几点几分,我还让我朋友拍照发过来作为证据了。”



自愿玩性游戏的说法被否决后,李洋洁案开始漫长的取证和审理。许多中国留学生,穿着黑色衣服,胸前插着白色鲜花,手里举着写有“给予李洋洁公正”的牌子,聆听审讯。



而男女嫌疑人,都行使了自己的沉默权,除了简短地开口表示“我完全同意我的律师对我的辩护”,其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



没有口供,警察只能通过通话录音、搜索记录等少量的信息,进行漫长而困难的取证。



转机出现在2017115日,那是李洋洁案第十次开庭。



在那次开庭中,女嫌疑人打破僵局,开口宣读了一份对男嫌疑犯非常不利,但是有可能让自己洗脱谋杀嫌疑的“自白书”,里面提到很多案件细节,作出了“部分招供”。



德国犯罪专家Axel Petermann认为,女方突然开口提供大量对男方不利的证词是一种战术需要,她企图从“共同谋杀罪”中脱身,这样的话她的罪名和惩罚会大大降低,而且案发时女方只有20岁,理论上还可以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这样刑罚会轻很多。



37次开庭后,检方获得了女嫌疑人的部分招供,以及录音、血迹、尸检等证据,201784日,李洋洁遇害一案正式宣判。



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名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在这个没有死刑的国度,男被告获得了最高刑罚,而女被告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被判5年零6个月,她已经被监禁一年多,这意味着,四年后她就可以重获自由。



在李洋洁案审讯期间,男嫌疑人的继父、母亲开了一间酒吧,在社交平台晒了开业庆祝的照片。继父是德绍当地警察局长,母亲也是一名警员,许多德国人自发组织去酒吧门口静坐,摆了很多李洋洁的照片,表示“无声的抗议”。



不要忘记这个女孩



据德国媒体报道,对于法院一审判决结果,李洋洁父母的律师派茨纳(Sven Peitzner)表示,他完全认同法庭对男被告人的判决。“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这是德国刑法里的最重刑罚”。



但是,对于女被告人刑期,他有不同意见。他认为,女被告不仅仅是强奸从犯,也参与了事后的掩盖罪行的行为。



对于女被告人获刑5年半,派茨纳称,李洋洁的父母已经决定要提起上诉。



由于隔着遥远的时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李洋洁的名字并未被太多人记住。



有人在微博中评论:因为看章莹颖案的文章后面有人提起了李洋洁这个名字,查了一下,才知道有一个女孩子在德国遭遇了这么多。



马泉记得,李洋洁活泼开朗,她爱做各种吃的,做好了喊大家一起尝。



李洋洁走后一周年,德国大大小小的城市自发地组织了悼念活动,视频显示,有两位德国青年,其中一位拄着拐棍,在现场给行人讲诉李洋洁的案件;一位头发花白的德国女士,在为李洋洁点燃了一支蜡烛之后,多次询问李洋洁的同学,她还能为这位女孩做些什么;一对来自意大利的年轻情侣,守在遗像旁,久久不忍离去;两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使劲撑着一把伞,为李洋洁遗像前的蜡烛挡雨。



一位名叫“everlyna在德国”的网友留言:每次有她的新闻,看到都会转发。没什么作用,就是自己告诉自己,我还记得这个女孩子,没忘记她。



对于李洋洁的父母来说,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这个爱笑的女孩是他们的骄傲,她喜欢建筑,喜欢梁思成、林徽因,考入河南科技大学读建筑学专业,数次获得奖学金。



出国前,他们坐了600多公里火车送她到北京机场。他们还记得,自己的女儿有很多美好的愿望——要在德国或者去荷兰念博士;毕业回国要参加一次马拉松比赛;要带父母出国看一看,感受国外的人文地貌······



在德国读研期间,李洋洁总在微信上告诉父母,德国这个国家是那么的文明,这个国家的人们那么的善良和友爱,这个国家的环境那么的优美,这个国家的天空那么的蓝。



父母懊悔,“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谢选骏指出:德国东部就是以前的普鲁士王国,属于蛮荒之地,但统一德国的偏偏就是这块斯拉夫化的地区。在我看来,德国凶手的恶性不是偶然的,而是“普鲁士传统”的有机部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凶手的父母都是德国警察,作为德国政府的鹰犬,较多继承了德意志精神、集中体现了德国民性。



这不由使我想起了“匈奴演说”:



1894年甲午战争,清朝的虚弱暴露无遗,从而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再度成为弱肉强食的对象。西方列强争先恐后,竞相提出对于中国的要求。殖民传统相对较弱的德国也担心在中国这个被认为已处于崩溃边缘的国家捞不到自己的一份。



1897114日,德国驻华公使,外交部中国事务首席顾问冯.勃兰特在一次报告中称,德国应尽快而且主动在华行动。1897111日,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省巨野县被当地民众杀死。德皇威廉二世在电令远东舰队的电令中写道:“华人终于给我们提供了期待已久的理由和事件。舰队立即驶往胶州湾,占领该处现有村镇,并采取严厉报复手段。”



18983月,清政府被迫签署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德国占有了良港胶州湾,获得在山东省的开矿和铁路铺设权。



1900年,史称庚子拳乱的义和团运动爆发。义和团扶清灭洋的口号使诸列强深感震惊。19006月英国驻华海军司令西摩尔率领的联军进攻北京受挫。德国威廉荒地就此表示:Peiking muss regelrecht angegriffen und dem Erdboden gleichgemacht werden.(“必须大举进攻北京,将它夷为平地。”)



1900620日,德国驻华公使冯.凯特勒(中文名字克林德)在前往清政府总理府各国事务衙门,途经北京东单牌楼时,遭清军虎神营官兵枪击身亡。消息传至德国国内,引起舆论大哗,德皇威廉二世十分震怒。



经与主要顾问磋商,威廉二世正式决定派遣对华远征军,由瓦德西元帅指挥。德皇同时强烈希望其余列强同意让瓦德西担任由俄日英法德美意奥意等国家在华军队组成的八国联军总司令一职。



190072日,德国远征军首批部队整装待发,威廉二世亲往送行时,这样谈到要对中国实施报复和惩罚的原因:德国旗帜受到了侮辱,德意志帝国遭到了嘲弄。对此,必须进行具有示范意义的惩罚和报复...我派遣你们前往征伐,是要你们对不公正进行报复,只有当德国的和其余列强的旗帜一起胜利地傲视中国,高高飘扬在长城之上,强令中国人接收和平之日,我才会有平静之时。



1900727日,威廉二世再度发表了相同的言论:你们应该对不公正进行报复。象中国人这样,悍然置千年固有的国际法于不顾,以令人发指的方式嘲弄外国使节和客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这样的事件,在世界史上还没有过先例……你们如果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象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靡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以至于再不会有哪一个中国人敢于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在总司令人选尚未商定和最后确认之前,八国联军已开始先后对天津和北京发动大规模进攻。610日,联军在英国人西摩尔中将的指挥下,沿津京铁路开赴北京。1900621日,清政府对列强宣战。714日,天津陷落。815日,西太后眼看大势已去,挟持光绪帝出德胜门西逃出京。16日,八国联军攻占北京。819日,联军总司令瓦德西离德赴任,10月中旬抵达北京,设管理北京委员会,由各国分区占领北京城,并提出议和大纲。190197日,清政府与各国订立"辛丑条约。



八国联军攻占天津和北京后都曾大肆烧杀捋掠,此后,又以搜查义和团为名继续行抢。在八国联军连日屠杀下,天津城内,尸骸横陈,饿犬争食,城内房屋,十去八九,城外屋舍,十去其四。北京城内亦尸积成堆,腐肉白骨纵横,百家之中,所全不过十户。昔日金碧辉煌的燕京,数日之间已是满目苍荑。中国历代历朝之积畜,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珍奇,攫掠殆尽,所失无算。后来担任联军统帅的瓦德西对此也惊骇不已,在日记中写道:“所有此次中国所受破坏及抢劫之损失,其详数也许永远难以为人所知,但其为数必定极大无疑。”



虽然对于瓦德西的任命,其它列强在8月份才最终全部同意,在他抵京前,八国联军与义和团和清军之间的大规模战事已然结束,但普鲁士政府,德国远征军和担任该远征军及八国联军统帅一职的瓦德西对庚子国难的发生依然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史实表明,在以武力对付义和团,并强使清政府就范的问题上,德国态度之强硬并不亚于沙俄、日本或英法等国家。德皇威廉二世强烈要求其余列强同意由德国人担任联军总司令一事便是一个明证。克林德是当时德国政治家中赞成列强瓜分中国的代表性人物。



虽然克林德的意见并不完全代表普鲁士政府当时的对华政策,但柏林外交部并不讳言,同意瓜分中国的前提只是,德国在长江地区的商贸活动不受影响。德国远征军的人数最多时达到两万人,构成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最大规模的海上军事行动。在联军与义和团及清军的历次重大战事中,都有德军参与。



瓦德西10月中旬抵达北京后,以统帅身份制定作战计划,派遣英法德意军队从北京、天津分两路进攻保定。至翌年4月,联军共进行了46次讨伐行动,其中35次由德军所为。尽管瓦德西在回忆录中声明,德军的讨伐都经过缜密筹划,不同于其它列强的野蛮行动,他并为他所称的"遵纪守法的德军感到"自豪。但事实上,德军在北京和天津附近的讨伐行动中,同样在被认为是义和团重镇的地方大量杀人,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



派远征军去中国,这既是威廉二世借机显示德国威权的举动,同时也是出于巩固和扩大在华势力范围的考虑。因此,如果把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德华之间的武力冲突称为德国对中国的殖民战争,并不为过。当年随军采访的一名德国记者这样写道:“我们德国人从事了我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殖民战争。我们进行这场战争并不是为了基督教,也不是为了文化;而是为了贸易和我们在世界上的强权地位。”



时任威廉二世顾问之一的普鲁士军队总参谋长莫尔特克上将在其回忆录中写得更为坦白:



"我们自然无需对这整个远征行动的动机所在进行讨论。因为,凭心而论,我们不能不承认,对于金钱的贪婪是促使我们下手去切中国这块大蛋糕的动机。



根据辛丑条约,中国须赔款白银4亿5000万两。德国获得赔款总额的五分之一。赔款分39年还清,年息4厘,本利总数在10万两以上。一贫如洗的中国不得不向外国银行举高利贷,同时以海关税,盐税和常关税作抵押。



八国联军的暴行和庚子赔款使本已多灾多难的中国在世纪之交再一次遭受沉重打击,社会发展严重滞后,加大了与世界先进文明之间的距离。



谢选骏指出:现在德国入侵中国虽然已过百年,但是中国始终没有机会对此做出应有的反击和报复,所以也就无法在德国获得其他战胜国在德国获得的尊重,因此类似的悲剧还会上演。同样的道理,日本可以崇拜美国、畏惧俄国,但不会对中国这样礼貌,因为中国没有从日本的侵害中获得过公平的报复。没有公平的报复,就无法赢得对手的真正尊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