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3, 2017

谢选骏:中国正在出口特洛伊木马




 

说中国正在出口特洛伊木马给国际社会。这是否有些危言耸听?也许是的。不过也道出了部分实情。

 

(一)

 

《中国“特洛伊木马”已进入美国军工企业》2017411说,美国一些安全分析人士警告,中国正利用其大型国企收购美国涉及尖端军事技术的企业,这些被收购的企业虽然名义上还是美国公司,但实际上已经是中国国企的子公司,而且有机会获得美国的敏感技术。中航工业通过一家子公司收购美国小型飞机制造商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就是典型的例子。

 

中航工业战略性收购美国公司

 

有中国“第五代隐形战斗机”之称的歼-20战斗机今年3月被证实已正式入列中国空军服役。研发歼-20的是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它的母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简称中航工业,英文缩写AVIC)在过去六年里大举并购美国飞机制造和零部件生产企业。现在,中航工业通过一家子公司在2011年收购的美国小型飞机制造商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有机会进入著名的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ies, ORNL)进行研发工作。

 

201611月,福布斯杂志撰稿人、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发表一篇专栏文章,指出总部在明尼苏达州的西锐飞机(Cirrus Aircraft)2011年被中航工业的子公司—中航通飞(中航通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收购以来,获得了进入位于田纳西州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从事联合研发活动的机会,而其研发成果可在几乎不受限的情况下转让给中国。

 

西锐飞机是美国仅次于赛斯纳(Cessna)的小型通用飞机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活塞类通用飞机制造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全复合材料单发活塞飞机和复合材料单发小型喷气飞机。科尔对美国之音表示,中航工业并购的美国企业都是具备一定研发能力的,当这些企业被收购的时候,它们的研发能力也被一并收购。他说:“西锐是一家拥有自己的工程师、自己的实验室的飞机制造商。他们研发或启动的任何项目,中国都会比我们优先知道,而他们是在美国的土地上进行研发活动。我在那篇文章中也提到,西锐正试图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RNL在先进材料领域是美国最尖端的几家研发机构之一。”

 

3D打印与飞机制造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是一个隶属于美国能源部的大型国家实验室,其前身是“曼哈顿计划”的一部分,以生产和分离铀和钚为建造目的。该实验室目前拥有世界最前沿的先进材料、超级计算机和增材制造(即3D打印)技术研发中心。3D打印技术对航空航天工业有重要意义,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飞机零部件更轻、更坚固,有助于减轻飞机重量、提升飞机性能。从欧洲的空中客车到美国的F-22,再到中国的国产大飞机C919都应用了3D打印技术。

 

南华早报20135月曾报道,已经在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上投入训练的歼-15战斗机和中国最先进的第五代战斗机歼-20也都应用到了3D打印技术。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歼-15的总设计师孙聪20133月对《京华时报》表示,中国新型战机的设计和试制过程广泛使用了钛合金和M100钢的3D打印技术,主要用于包括飞机起落架在内的承重部分。

 

一家名为Pointe Bello的咨询公司2016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也对西锐飞机可能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从事研发项目发出警告。报告说,“作为一个商业鼓励计划的一部分,允许中航工业的一个子公司使用ORNL的设施‘去解决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凸显中国国有企业在美国的运作越来越老练,它们的扩张行为也给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Pointe Bello的执行主任格雷格·莱韦斯克(Greg Levesque)对美国之音表示,增材制造一直是中航工业优先发展的技术之一。他说:“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代表了美国3D打印技术的领先地位,F-35战斗机的研发中有它的身影。这当然也是中航工业的优先发展技术。中国国防科工局印发的2015年《军用技术转民用推广目录》将增材制造纳入,并明确将中航工业列为重点单位。”

 

西锐飞机成“特洛伊木马”?

 

田纳西州当地媒体《诺克斯维尔前哨报》(Knoxville News Sentinel)201557在财经版的几乎整版版面报道了西锐飞机将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地区的泰森机场出资1500万美元建设一个客户体验中心(Vision Center)的消息。作为交换条件,西锐飞机将被批准加入田纳西制造业创新项目(RevV)

 

RevV是田纳西州政府为鼓励该州的制造业企业从事科研创新的项目,合作方包括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和田纳西大学。田纳西州政府通过工业券(industry voucher)给企业提供资助,让企业有机会得到该州顶级科研机构的帮助,解决研发和创新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工业券的金额从5万到25万美元不等。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主任托姆·梅森(Thom Mason)对该报表示,“RevV拨款可以让西锐使用我们的实验室设施,例如超级计算机、碳纤维材料等研发设施去解决西锐可能遇到的挑战。”

 

“如果你觉得中航工业在美国的并购和其它活动有可能会转移到中国的军事项目或者是中国解放军,” 莱韦斯克说,“那么你就会对西锐作为一个被中航工业100%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感到非常担忧。”

 

20113月中航通飞宣布将以100%股权收购的方式并购了当时因全球金融危机而陷入财务困境的西锐飞机。“股权收购”是指收购方通过持有被收购公司的绝对多数股权而控制被收购公司。但这种并购方式并不影响被收购公司继续存在,其组织结构形式保持不变,在法律上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这意味西锐飞机在名义上仍然是一家美国公司。

 

《诺克斯维尔前哨报》的报道说,西锐飞机在选址阶段就已经与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进行过多次接洽,商讨后续研发的合作事宜。西锐飞机的高管和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都曾前往各自的设施参观考察。报道说,西锐选定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除了考虑到该州较好的投资环境和地理环境以外,另一个主要考虑因素就是周边的研发资源。

 

美国之音联系到《诺克斯维尔前哨报》两名曾报道西锐飞机前往田纳西州投资建厂并与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开展前期合作事宜的记者。两人均表示,当地在接纳西锐飞机来该州投资建厂时,并没有太过强调西锐飞机背后有着大型中国军火承包商的背景。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安德斯·科尔说,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考虑更多的是就业问题。他说:“地方上大多对中国的投资持欢迎态度,因为这会增加当地就业,越到基层越欢迎中国投资。他们也会游说议员去批准中国投资。”田纳西州经济与社区发展部表示,西锐“客户体验中心”项目给当地带来170个就业岗位。

 

美中航空业界合作不对等

 

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高级研究员费舍尔(Richard D. Fisher, Jr.)表示,2011年西锐飞机将被中航通飞收购的消息传出时,美国航空业界曾有过一番讨论。他说,对于这一并购案,他是持否定立场的。

“中国持有西锐飞机这样的美国企业构成令人无法接受的间谍威胁。中国将了解到这些公司的沟通渠道网络,谁向谁汇报,然后对相关政府机构或企业发动网络攻击。在另一方面,美国的企业没有被允许去中国的航空业去进行并购。这是一个对等性的问题。美国的高科技领域完全对中国开放,无论是允许中国留学生到美国顶尖大学学习,还是像收购西锐飞机这样的并购案,但中国的高科技领域却不向美国开放。”他说。

 

并购美企令中国获益多多

 

美国之音联系到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主任梅森。梅森委托实验室发言人马克·凯姆(Mark Keim)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表示,实验室目前并没有计划开展与西锐飞机有关的科研项目。田纳西州政府把出资让西锐飞机使用ORNL设施作为奖励条件,吸引西锐到该州建厂。西锐目前尚未使用这一奖励条件,也没有计划去使用该奖励条件。未来如果西锐飞机提出到ORNL开展研发工作,他们必须事先得到美国能源部的批准。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强调,实验室本身并没有给西锐提供任何优惠条件,但如果西锐提出申请使用实验室资源,实验室会与西锐合作,向美国能源部提供相关信息。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就美国之音提出的是否事先了解西锐飞机是中航工业全资拥有的子公司没有置评。费舍尔表示,即使西锐最终没有获得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批准,中国也可以从并购西锐飞机当中刺探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他说:“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西锐飞机有能力与美国官方的实验室签约,对飞机制造中使用的新材料进行鉴定和核准。如果相关技术和检验标准被引进到中国,这将有助于中国研发商业客机、军用飞机、甚至无人机的材料研发。”

 

西锐飞机没有回应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

 

专家:需看清中国国企收购本质

 

Pointe Bello的莱韦斯克认为,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政府没有对民间对中国国有军工企业在美国的一系列并购案的质疑和担忧给予足够重视。

“我并不清楚当时政府的考量是什么。奥巴马政府当时对中国投资采取了非常开放的政策,特别是在金融危机之后,”他说,“现在大家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开始认识到中国国有企业及其行为并不是遵循市场规律,而是极具针对性地收购,完全出于自身的战略考虑。”

 

有分析认为,目前负责审查外国收购美国公司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简称CFIUS)的权限应该更大,其审查程序也存在一些薄弱环节。

 

莱韦斯克表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批程序应该更加透明,在审批过程中应该更多地考虑到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不仅局限于国家安全。他说:“CFIUS的运作像是在一个黑匣子里。我们不知道过程是什么,有哪些成员,因此很难评判它成功与否。美国政府往往对中国的经济和发展政策,以及这些政策与中国国企在海外的投资、经营活动之间的联系等方面的考虑不够到位或者反应较慢。这是一个普遍性问题。”

 

但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在给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最新提交的《中国投资美国航空业》报告认为,受益于美国的投资和出口限制,而且中国在美航空领域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通用航空领域,中国投资尚未导致美国技术转移至中国。但报告也点明,“尽管这些(并购)交易看上去并未违反出口管制或外国投资管理规定,但确实有技术转移的担忧,以及技术转移给(美国)国家安全和竞争力可能构成的影响。”

 

这份报告没有涉及被中国国企并购后的美国航空业企业有可能利用美国尖端国家实验设施的问题。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一名顾问对美国之音表示,未来西锐飞机能否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将取决于美国能源部是否批准。如果获批,那么作为中航工业的子公司,西锐开发取得的一切成果只要不在美国出口管制清单之上,原则上都可以被中航工业获取。

 

“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做的事情并不多。”他说。

 

谢选骏指出:上述“特洛伊木马”说并不经典,还有一个事情可能更加接近现代意义的“特洛伊木马”正版,接近“植入性的电脑病毒”,那就是“华为手机”。

 

(二)

 

华为手机是“华为技术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布局的,这家“民营企业”据说拥有“军方背景”:

 

这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事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总部位于广东省深圳市。华为于1987年注册成立,业务范围涉及电信网络、企业网络、消费者和云计算。其电信网络产品主要包括通信网络中的交换网络、传输网络、无线及有线固定接入网络和数据通信网络及无线终端产品。自2012年起,华为成为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在IT泡沫之前是一间籍籍无名的公司,但从IT泡沫之后该公司以中国为据点急速成长,快速吸引各界注目,市场不仅限于发展中国家。

 

200325,思科在美国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华为提起诉讼,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使得产品连瑕疵都存在雷同;并且华为还侵犯了思科拥有的多项专利。20047月,思科表示由于华为已经在路由器中移除了盗用的代码,于是撤回控诉。

 

2004年芝加哥贸易展上,富士通发现华为工程师未经允许拍摄富士通的产品,华为表示已经解雇该名工程师。

 

201134,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华为收购3Leaf公司,声称基于如下理由:

华为总裁任正非加入中国共产党已33年。

任正非为长期活跃的中国共产党重量级成员。

任正非以上校军衔离开解放军并立即创建华为,大量资金来源不明。

华为创业早期合约全部为解放军控制的中资驻港企业,政府背景明显。

中国军方长期无偿向华为提供关键技术,华为与解放军签署多项现存长期合作项目,军方背景明显。

华为长期策划及从事与盗取知识产权相关的商业犯罪,商业道德败坏。

华为有向包括萨达姆·侯赛因、伊朗、塔利班提供服务的长期历史。

华为在收购3Leaf以前曾经策划及参与盗取3Leaf知识产权的商业犯罪。

中国多家国家银行在华为成立后的24年当中向华为提供“无限制的融资”,政府背景明显。

2012326,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中国的华为公司在澳大利亚经营的子公司参加“国家宽带网络”(NBN)的竞标,理由是国家安全。华为在澳大利亚的公司自2004年起在澳大利亚运作,它的高管层基本由澳大利亚人组成,董事会里的董事目前有前霍华德政府的外交部长唐纳和维多利亚州前工党政府的总理。唐纳完全否认所谓的安全顾虑,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整个有关华为参与网络攻击的概念,假设的依据就是它是中国的公司,这极其的荒谬。

20124月,中华民国立法院立法委员潘孟安等人提出质询,质疑有几家电信公司采购华为的基地台及核心网路等设备,有国家安全风险。

201210月,美国众议院发布报告,认为中国两家通信设备生产商华为及中兴可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将两家企业挡在美国市场门外,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对这两家中国企业的产品“涉嫌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便利”的调查耗时近一年,9月中旬,华为和中兴的高管分别被要求在美众院听证会上提供证词。美国众议院没有提出证据显示这两家公司有相应行为,但最终认定其会危害国家安全。

20143月,鸿海集团旗下国碁电子取得台湾的4G LTE业务执照,但因计划采购华为公司的电信设备,遭立法委员关切影响国家安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要求国碁补件而暂停审查。直到同年7月,国碁电子放弃采购华为设备,修改计划书,才获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审查许可。

 

2014324,《纽约时报》和德国《明镜》周刊援引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原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密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曾侵入并暗中监视华为总部的服务器,而且取得了华为的路由器和复杂的数字交换机相关的技术信息。另外德国《明镜》周刊援引斯诺登的文件报道称NSA还对中国领导人进行监听。华为表示:“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实,我们对于此类入侵、渗透到我们的内部网络并监控通信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不愿意就有关华为的指控置评,只是回应称,美国的情报工作聚焦于国家安全需要,而不会帮助美国公司。中国政府于324要求美国停止间谍行为。又在324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谈中,习近平对美国网络间谍行为表示关切。而奥巴马则称美国调查华为服务器,只是为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但没有窃取商业机密。美国国家安全局与白宫发言人持与奥巴马类似看法。对此,华为回应这是偷换概念,并且称:“一个政府侵入一家私人公司的企业网络,监控私有的机密通信,窃取私有的产品信息并在该领域加以利用,这是不可接受的,有人应当对此负责。”

 

 

(三)

 

至于古典的特洛伊木马(the Trojan Horse in Troy)则是这样的:

 

特洛伊木马是木马屠城记里记载着的那只希腊军队用来攻破特洛伊城的大木马。而木马屠城记则是古希腊传说诗人荷马,在其两部著作伊利亚特与奥德赛里所记载的特洛伊战争的一部份。木马屠城记一直被后人视为神话故事,直至十九世纪时,业余考古学者苏利曼才证实木马屠城记真有此事。

 

据荷马与希腊神话所载,这个故事的起因是源自一个金苹果。

 

这个故事的开端,就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与希腊国王佩琉斯(Peleus)的婚礼,原本宙斯与忒提斯相恋,但那时传说忒提斯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阿基里斯(Achilles))会比他的父亲还强大,宙斯害怕当年推翻他父亲的事重演,于是将她嫁给了著名英雄珀琉斯,避免影响他的政权。婚礼上邀请了很多神,唯独麻烦女神爱伊丝(Eris)没有被邀请。她很生气,便抛出一个金苹果,刻着“献给最美丽的女神”。智慧女神雅典娜、爱神阿佛洛狄德和天后希拉都认为自己最有资格冠上苹果上最美丽女神的美誉。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最后她们飞到艾达山请求特洛伊王子帕里斯仲裁。三个女神都试图贿赂帕里斯:雅典娜答应让帕里斯成为世界上最睿智的学者;希拉答应让帕里斯成为天底下最有权势的君王;阿佛洛狄德则以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作为贿赂。最后帕里斯忠于感官天性选择了阿佛洛狄德。作为回报,阿佛洛狄德施行魔咒,让斯巴达王国的王后,公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和帕里斯共堕爱河。海伦为了爱情抛弃了她的家乡,丈夫莫奈劳斯还有稚女。帕里斯的行动惹怒了斯巴达国王莫奈劳斯,其怒不可抑,于是向兄长阿加曼农求援,并联合希腊各城邦向特洛伊宣战。

 

斯巴达国王莫内劳斯因为其太太海伦被帕里斯所带走,因此向希腊各城邦求助,共同出兵特洛伊。总计有一千艘希腊战船及五万名士兵参战。这场战争一打就是十年。但特洛伊因为有亚马逊女战士和黎明女神儿子梅农的帮忙,与维纳斯暗中协助,所以能抵抗希腊联军。但因为雅典娜得不到金苹果,所以不愿放过特洛伊,而且指示奥德修斯向希腊联军献上木马屠城之计。他们打造一只巨大的木马,里面躲着伏兵,并佯装撒退,让特洛伊人将其当作战利品带回城内,藉此攻入特洛伊。希腊人进入特洛伊城后,烧杀掳掠,最后带着战利品满载而归。特洛伊战争终结束于希腊人的胜利。

 

据古罗马传说所载,就在特洛伊城城破之际,有一人名为伊尼亚士(Aeneas)在乱军中逃脱,并到达今天的义大利,成为罗马人的始祖。而在特洛伊战争后,东地中海成为希腊人的天下,并使为希腊人能够向小亚细亚殖民,这亦使东西方的文化有初步交流。

 

十九世纪,德国人舒利曼因为自小对这神话感兴趣,并坚信荷马所著的这篇木马屠城记并不是凭空捏造,而是真实记载。因此他花了很多时间赚钱,在储足发掘所需的金钱后,开始着手研究特洛伊城所在地,最后终于在土耳其爱琴海畔挖出特洛伊古城,并在第六层考古地层证实与史实吻合。

 

……

 

谢选骏指出:从中国与西方的角逐看,“木马屠城记”不仅发生在三千年前的荷马时代,而且有可能依然发生在今天,在全球化过程的滚滚红流之中。究竟鹿死谁手?这很难说。尤其考虑到,国破家亡的特洛伊人后来成为罗马人的始祖,并且转而征服了所有的希腊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