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0, 2017

谢选骏: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在北非的摩洛哥,不难发现“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犹太人为何与摩洛哥人相似?
《摩洛哥:穆斯林与犹太教共生的典范》说反犹太主义的烈焰在伊斯兰世界越烧越猛,今天的年轻人很容易认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根本就无法共存,更不用说共荣了。
这一思想是违背历史的——在今天,也是谬论。我的国家就展示了犹太社区(我所生活的社区)在阿拉伯世界的生存能力。我们的和谐是其他穆斯林国家应该学习的典范。
早在2000多年前,犹太人就出现在了马格里布(Maghreb)地区(古代阿拉伯人对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 和摩洛哥所在地区的总称,译者注)。700多年前,北非犹太人和穆斯林向北迁移,在南欧地区共存共荣。1492年,由 于拒绝皈依基督教,我们被一起驱逐出了西班牙。之后,我们又一起来到了摩洛哥,融入了摩洛哥的社会与体制。
保护犹太人的历史
摩洛哥的领导人一直以保护犹太人的福利为要务。
二战期间,当被德国人占领后的法国维希政府(纳粹傀儡政府)宣布,为摩洛哥的犹太人准备了20万枚黄色星章(纳粹时期,犹太人被要求戴上黄色星章,以示区别)时,国王穆罕默德五世回应说他和他的家庭也需要50枚。他拒绝让自己的国民佩戴歧视性符号。
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带头认可、尊重和正视少数民族的信仰是非常重要的。今天,穆罕默德六世国王已公开宣布,他对保护摩洛哥犹太人的权利、自由和神圣价值观负有宗教、历史和宪法规定的责任和义务。
这一承诺极大地影响了摩洛哥在面临重大挑战时的抉择。2003年5月6日,摩洛哥有5颗恐怖分子放置的炸弹爆炸,其中3颗目标指向犹太人。在这个关键时刻,穆罕默德六世国王在一个犹太教中心表达了他的哀悼之情,谴责犯罪行为,再次申明他保护犹太人和所有摩洛哥公民的决心。
通过将恐怖袭击定义为对整个摩洛哥社会的攻击,唤醒了整个国家的良知,加强了犹太人和穆斯林之间的血肉联系。所有有信仰的摩洛哥人一起在爆炸地点举着蜡烛守夜,参加游行的人数近百万。
很多摩洛哥人移民到了以色列和其他国家,但他们与我们祖国的关系是独特的。穆罕默德六世的前任,哈桑二世国王曾说,“我们从未失去一个犹太公民,他们都是大使。”今天,我们在全世界有一百万这样的“大使”,仅以色列就有60万个。
摩洛哥为家的犹太人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其中有30个供日常使用的犹太教会堂和3个学校,很多有影响的穆斯林家庭都选择让孩子去那里上学。很多犹太人担任了国王的顾问、政府部长和驻外大使。
在摩洛哥政府的帮助下,我们成立了基金来保护犹太人的历史遗迹。而我们以此支持对我们社区的研究——其中包括穆斯林研究人员正在撰写的30篇博士论文。
消除极端主义者的影响
我们是一个孤立的社会吗?绝对不是。和任何其他伊斯兰世界一样,摩洛哥人不分老幼,可以接触到大量媒体和各种意识形态。当然,也就有极端仇视犹太人的声音。但政府表现出的是宽容——摩洛哥的犹太教是摩洛哥文化固有的和永存的一部分,这种声音彻底压倒了极端分子的妖魔言论。
我们的经验已转化成为值得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我们比以前更令世人瞩目。
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必须意识到,勿煽动仇恨的火焰,而要宣扬永久共存的基调,这样才能踏上前进的道路。
《摩洛哥犹太人》说,犹太人最早在公元前3世纪就开始移入摩洛哥。到公元1世纪这里已有了一定规模的犹太社区。早期摩洛哥犹太人一部分是罗马人摧毁耶路撒冷犹太圣殿和镇压犹太人起义后从巴勒斯坦逃到此地的,另一部分是在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时代皈依了犹太教的当地柏柏尔人。在罗马人和汪达尔人统治下,摩洛哥犹太社区一度繁荣。但基督教兴起后,他们的景况日下。7世纪阿拉伯人征服摩洛哥时,遭到当地犹太人、特别是柏柏尔犹太人的顽强抵抗。至今摩洛哥还流传着柏柏尔犹太人在女王卡希娜率领下抵抗阿拉伯人的故事和传说。在阿拉伯帝国时期,摩洛哥犹太社区有所发展并成为犹太宗教和文化的一个中心,在12世纪到13世纪中期的一个世纪中,北非的阿尔莫哈德王朝曾对犹太人进行迫害,强迫他们改宗伊斯兰教。15世纪中,特别是1492年西班牙的穆斯林王朝被欧洲的基督教灭亡后,大批的犹太人和穆斯林被作为“异教徒”从西班牙被驱逐,其中很多来到摩洛哥。后来还有一些犹太人为逃避迫害从法国、意大利和中欧来到摩洛哥。这些人大多定居在北部的沿海城市,并与其他地中海沿岸国家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和文化往来。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尽管少数犹太人成了富有的商人、有权势的官员,但大多数犹太人都很贫穷,聚集在城市的犹太区(米拉)中。
本世纪初,摩洛哥正式成为法国的保护地后,犹太人的境况有所好转。虽然犹太人与穆斯林一样没有法国公民权,但法国却让犹太人享有一定的特权,如在教育、选择职业、参与行政管理等方面,犹太人都有比穆斯林更多的机会。法国统治者的做法是把摩洛哥的犹太社区与穆斯林分离开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事实上,到1956年法国殖民统治结束时,摩洛哥犹太人与穆斯林之间已存在着很深的隔阂。
到1951年法属摩洛哥有犹太人22万5千人,西班牙的摩洛哥保护地有1万5千犹太人,另外国际共管的丹吉尔地区还有2万人。犹太人中有近一半从事商业,三分之一从事手工业,其余的是医生、艺人、职员等专业人员,从事农业的人数很少。犹太人大部分居住在城市,卡萨布兰卡城就有7万犹太人,马拉喀什城有5万多犹太人。他们大多数聚居在条件十分恶劣的犹太区,这种被称为“米拉”的犹太人聚居区一般都很肮脏拥挤。
以色列建国前,摩洛哥犹太人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反应冷淡。1919年到1947年移居巴勒斯坦的摩洛哥犹太人还不到1千人。1948年巴勒斯坦战争的爆发在他们中也没有激起多少反应。而在摩洛哥人争取自治和独立的民族主义运动中,犹太人却比较活跃。后来,由于一些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和以色列派出的人员在犹太人中进行宣传和煽动,使犹太人对未来生活在阿拉伯国家的前途感到担心,开始大批出走。1956年摩洛哥取得独立,一些与法国关系密切的犹太人随法国殖民者撤到法国。虽然摩洛哥政府没有采取什么反犹措施,但民族主义势力对犹太人移居国外的反对和指责反而加速了犹太人的离开。1948年至1958年,大约有4万5千犹太人离开摩洛哥,多数去了以色列,少数去了法国、南美洲。1958年后,由于摩洛哥政府一度采取了限制犹太人离境的做法,外移人数下降。1961年限制取消后,出境人数又开始上升,这一势头一直持续到1967年阿以战争以后。到70年代末,摩洛哥境内只剩下3万多犹太人。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摩洛哥的犹太人出走,完全是人为煽动的结果。至于摩洛哥人与犹太人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这句话,“早期摩洛哥犹太人一部分是罗马人摧毁耶路撒冷犹太圣殿和镇压犹太人起义后从巴勒斯坦逃到此地的,另一部分是在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时代皈依了犹太教的当地柏柏尔人。在罗马人和汪达尔人统治下,摩洛哥犹太社区一度繁荣。”那么,到底是当地柏柏尔人皈依了犹太教?还是犹太人本来就含有北非血统?这很值得思考。因为史前时代的摩西他们就是从北非埃及出来的,所以犹太人(而不仅仅是归化了犹太教的北非柏柏尔人)含有北非血统应该是十分正常的。正是因为这种亲缘关系,才使得摩洛哥的犹太人获得了较好的待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