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8, 2017

谢选骏: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川普政府含蓄警告了蔡英文》2017618说:

 

巴拿马同台湾断交,蔡英文政府措手不及,遂将矛头指向中国大陆故意打压台湾,并誓言不会向大陆屈服。甚至有声音称,蔡英文有可能转战联合国,与此同时加大寻求美国(国会)支持(尽快对台军售),以挽回些许颜面。

 

但是,特朗普政府察觉到了蔡英文政府可能会采取的鲁莽举措,并事先通过特有的方式警告了台湾政府。

 

巴拿马宣布同台湾断交的第2天,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出席了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关于“外交事务预算”主题的听证会。听证会期间,美国议员借巴拿马同台湾断交就美台关系“发难”蒂勒森。

 

提问者是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R-OH)。作为“美国国会众议院台湾连线”的创始成员,夏伯特强调自己曾故意将台湾称为“国家”,并曾访问过台湾。此次巴拿马同台湾断交,他认为就是中国威压的结果,美国不应该向中国屈服。

 

当天听证会现场,持有夏伯特类似观点的议员很多,有的是希望台湾重拾陈水扁时期政策的亲台派议员,有的是对中国存在认知盲区、意识形态偏见的议员,有的也是以盟邦思维看待问题、主张对华强硬的鹰派议员。

 

当这类议员搬出自己的世界观及思维逻辑,那么身为首席外交官的蒂勒森自然也有应对之道。他的回答非常专业、娴熟和到位,巧妙地缓解这些亲台派议员的施压和责难。

 

首先,蒂勒森强调的是中美关系在过去50年的发展都受到美国“一中政策”的规范,围绕该政策的双边协议展开。他提到,中美对“一中”涵义各有各的诠释,但彼此同意包容各自的诠释,这保障了过去50年的地区稳定,阻止了冲突的发生,经历了经济持续增长,双方受益颇多。

 

与此同时,蒂勒森也重申美国完全致力于遵守《与台湾关系法》,履行美国在该法律规定的对台承诺。

 

这是标准的美国官方立场。

 

从蒂勒森的话语逻辑可以看出,台湾问题属于中美关系框架下的议题,但面对国会亲台议员的逼问,他又不得不重申美国国内法律《与台湾关系法》,以及美国官方对“一中政策”的理解。蒂勒森话语落在了今后50年。也就是说,今后50年,美国应该如何对待两岸关系或美台关系;中美如何打造另一个50年“没有冲突、保持地区稳定”的双边关系。

 

蒂勒森强调,美国和中国打交道的过程中,美国履行对台承诺非常重要,美国也有这样的意愿坚持做下去(说给议员听)。但蒂勒森话锋一转,称:“未来50年(美国的)一中政策能够得以持续下去吗?”这个问题正是中美讨论的一部分。

 

蒂勒森坦言,这种讨论“极其复杂”。中方更主动、更频繁提及台湾问题。但是,无论多么复杂,目标则很明确,那就是不希望看到过去50年中美关系的稳定局面中断。

 

蒂勒森将朝鲜(朝核问题)、南海(填海造陆)和台湾(一中定义)放在了一起,说明在他的意识中,这都是中美双边关系中不得不解决的“非双边议题”。未来50年的关系,取决于中国如何解决朝鲜问题,当然,也包括如何看待一中政策。

 

在中方看来,台湾问题是不可以谈判的,但台湾在双边关系中的比重占比、或者说台湾在美国利益中的定位,则是双方可以通过增加政治互信,主动或被动调整的。中美要想迎来另一个没有冲突、持续稳定的半个世纪,台湾、朝鲜和南海都不应该成为中美冲突的爆发点。也就是说,美国并不希望台海现状被破坏而走向冲突。

 

这是蒂勒森在国会听证会传达的信息,不光非常专业地应对了议员们的刁难,同时也向台海双方表明了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美台关系的思考。对于跃跃欲试的蔡英文而言,蒂勒森强调中美及地区稳定与和平大局,等于是在警告台湾勿当麻烦制造者,为中美谈判与合作添堵。

 

当然,警告蔡英文的同时,特朗普政府也在向北京传递信号,即美国不会破坏一中原则,但也不会彻底放弃台湾利益。这种利益的平衡或割舍,取决于中美究竟如何“优先”定位未来50年中美关系发展。

 

谢选骏指出:中美建交在1979年,迄今只有38年。三个联合公报分别发表于197219791982年——怎么算也不到50年。50年前,正值1967年文革高峰,中国大陆不少城市爆发支援“香港抗暴”的游行示威,英国驻华代办亦被红卫兵捣毁,北京甚至火烧英国代办处,中美依然在越南势不两立,哪里有何“地区稳定”?现在,国务卿信口开河50年,是缺乏知识?还是故意示好?或想极力撮合中美关系?看来属于第一的情况居多。第二第三只是潜意识活动造成的口误。如此草率,缺乏把门,不容乐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