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谢选骏:犹太教不相信圣经






世人有一个普遍的误解,认为圣经是犹太教的产物。



其实谢选骏的研究早就指出了:犹太教产生于欧洲中世纪,是旧约圣经和塔木德的混合主义产物,其时间要晚于基督教的产生。而且是在基督教的影响和刺激下发展起来的。犹太教与耶稣降生和基督教产生之前的旧约信仰不同,因为旧约信仰是通过耶路撒冷的圣殿活动来维系的。



现在人们看到的犹太教,是在公元70年“第二圣殿被毁”后逐步形成的。自公元70年罗马人摧毁犹太教耶路撒冷圣殿,至公元630年阿拉伯人兴起这段时期,称为“拉比犹太教时期”,以区别于旧约信仰和圣殿崇拜。耶路撒冷圣殿的被毁,标志着“第二圣殿”时期的结束。在此前阶段,圣殿不仅是旧约信徒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而且更主要的是神权与世俗王权互相结合的主要像征。所以圣殿一旦被毁,它所造成的影响必然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旧约信徒必须为自己找到新的活动中心;另一方面,它必须在新的形势下改变自己的活动方式。而担当实现这个变化的重任只有法利赛派的犹太人。因为公元70年犹太暴乱失败,耶路撒冷和圣殿都被毁坏,损失极其惨重,耶路撒冷城已失去了政治、经济和宗教中心的地位,公会被关闭,撒都该派、 祭司贵族、奋锐党人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只有坚持信仰的若干法利赛派拉比在沿海非利士平原的雅麦尼亚建立了一个战后的和平据点,此后又在加利利的提庇哩亚发展另一个拉比中心,藉以维持原来耶路撒冷公会的职能。在这两处,精通律法的法利赛派律法人士成为犹太人的精神领袖, 他们主张加紧研习律法,深化律法的诠释,由于他们教导犹太众民学习旧约律法,所以他们被尊称为“拉比”。拉比在圣殿被毁情况下,利用公会和犹太会堂等多种形式,使变质的旧约传统得以延续。正如以往那样,国破之后的犹太人因有一致的宗教信仰而能保持他们社团的特征。不过这一次他们是由拉比,而不是由先知来引导,因此,史学家惯于把1世纪末以后的宗动称为“拉比犹太教”。此后,公会成为犹太社团最高立法和司法机构。在罗马帝国时期,犹太教公会的首领由罗马授权的傀儡拉比担任,接受罗马当局的监督与管辖。



从公元70年到630年这段五百多年的拉比犹太教时期里,犹太教最重要的发展是犹太教《塔木德》的形成与产生。《塔木德》是犹太教的口传律法集,其权威仅次于《旧约圣经》。公元2世纪末至3世纪初(171——217年)犹大亲王(亦称圣者拉比犹大)掌管乌沙犹太教公会。当时犹太教除《托拉》成文律法外,还有积拉比数世纪诠释律法而形成大量的“口传法规”。这些法规是根据律法条文在实际生活案例上的具体应用,教导犹太人“可行什么”和“不可行什么”。在犹大亲王的主持下,犹太教拉比收集100多位学者的13部法规文集,加以分类、整理和补充,经20多年时间,编成一部希伯来文巨著,称为《密西拿》。它是公元200210年间出现的犹太教口传律法集。这部《密西拿》包括663篇。公元3世纪时,《密西拿》已流行于犹太人中,巴比伦的一些犹太教学者认为《密西拿》有其局限性,因它的许多解释只适于巴勒斯坦的传统,没有结合巴比伦的实际情况,也不包括已有的律法材料和补充的口传法规。他们便着手整理这些补充材料,并进行诠释,编成另一部律法的释义汇编,称之为《革马拉》,用阿拉米文写成。《革马拉》是《密西拿》的释义和补编,两者合并在一起,在经页上两者常左右并列,这部巨著就是《塔木德》。这部著作对于犹太教的作用,正如新约圣经对于基督教的作用。

对犹太教而言,《旧约圣经》在名义上是永恒的圣书,但是《塔木德》才是犹太教徒生活实用的经书,具体在给犹太人提供宗教生活的准则与处世、处事、为人的道德伦理规范。



正如基督教徒不是古代以色列的旧约信徒一样,犹太教徒也不是古代以色列的旧约信徒。他们都是一种新的宗教的信徒。



拉比犹太教的特点是重视宗教律法的阐释,而不注重教义的解释和对外族传教。在宗教律法与世俗律法的关系上,承认世俗律法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根据古代文物考查,当拉比犹太教时期,犹太人的宗教习俗受其它民族宗教的影响较大,如公元6世纪加利利犹太会堂里出现的细石镶嵌地板图案中有星象、人形、鱼兽的图形,这显然是与十诫的第二诫不可雕刻与制作偶像的诫条相违背的。此外,在一些犹太文献中出现有描述魂游天庭景象的内容,反映当时犹太民间宗教竟然相信依靠法术能够魂游天外。此类民间犹太教信仰成为中世纪犹太教神秘主义思潮的渊源之一,明显和天主教的影响息息相关。



拉比犹太教对《圣经》以外经典的过份强调,曾在犹太教内部造成自己的反对派──卡拉派。从8世纪起,只承认《圣经》权威而拒绝《塔木德》经典合法性的卡拉派发动了一场反对拉比犹太教的运动。他们谴责《塔木德》信徒曲解犹太教义,用无数混乱不堪的注释破坏《托拉》固有的纯洁性,号召人们回到《圣经》中去。这一争执持续了400年之久。最后,以适应时代变化的拉比犹太教获胜而告终。从此,拉比犹太教所推崇的一整套准则为全世界犹太人所遵守,直至今日。



由此可见,现在人们所说的“犹太教”就是“拉布犹太教”,而不是旧约时代的“犹太教”,因为旧约时代还没有“犹太教”这个东西,只有“托拉(Torah)信仰”,也就是旧约信仰。





(二)



《美国反犹风潮再起 伊万卡算犹太人吗?》说,当地时间2017221,美国密苏里州大学城,犹太人墓园Chesed Shel Emeth中约200座墓碑遭破坏。



特朗普前往刚开幕不久的非洲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参观,他在博物馆内发表演讲时,谈到总统日当天美国11个犹太中心接获炸弹威胁一事。特朗普表示,今天参观博物馆的行程分非常有意义,“它提醒着我们为什么要去对抗偏执,不宽容以及任何丑陋形式的憎恶。”



20171 月起,全美的犹太中心陆续出现三波有关炸弹攻击的电话威胁,事后证明均为虚惊一场。220是美国公众假期的“总统日”,全美更有11个犹太中心均接获炸弹威胁,在证实有关威胁只是“诈”弹后,所有的犹太中心已经恢复正常运作。



这也是特朗普上任以来首度针对反犹太主义的表态。特朗普表示,“这种针对犹太社区和社区中心的反犹太威胁是很可怕也很痛苦的,很难过的提醒着我们,还要做得更多才能根除掉仇恨、偏见和恶魔。”



目前联邦调查局FBI正就这起威胁案,与联邦司法部的民权组合作展开调查,认为跟威胁相关的事证涉及违反民权相关法律。白宫今天一早也就事件发表声明,谴责事件是与憎恶和仇恨为动机的暴力行动。



特朗普的女儿在美国皈依犹太教,算犹太人吗?



耶路撒冷——长期以来,以色列大拉比的批评者一直抱怨很多改信犹太教的美国人很难在以色列获准结婚。现在,有一个牵涉名人的此类案例,可能会破解大拉比制度下长期以来关于哪些外国拉比可以获准主持皈依仪式的秘密。



在这个案例中,一位美国人在纽约皈依犹太教正统派后不久,与一名以色列人订婚,不过当他们准备登记结婚时,她的犹太身份却遭到男方家乡的一个地方拉比法庭否认。



给这位女士签发皈依证书的拉比也曾主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儿伊万卡(Ivanka)的皈依仪式,并在2009年主持她与报纸出版人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婚礼。库什纳目前正在帮助稳获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进军白宫。



哈斯克尔·卢克斯坦(Haskel Lookstein)是纽约最受尊敬的正统派拉比之一,继承父亲的神职之后,领导曼哈顿的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长达58年之久。前不久,以色列的巴尔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为了表彰“他在深化美国犹太人的犹太价值观和传统方面发挥了有影响力的作用”,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



这个事件引发了人们关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犹太人身份能否在以色列全境获得认可的怀疑。去年,她在接受《Vogue》杂志采访时表示,她和丈夫“严格遵守”教规,持守犹太洁食和安息日规定。



在更广层面上,它反映出以色列日益严格的极端正统派宗教权威与国外很多犹太人对于“谁是犹太人”这个古老问题日益严重的分歧。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问题让以色列与犹太侨民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



以色列拉比掌管犹太婚姻以及该国的大部分犹太墓地,他们不认可非正统派犹太教分支,比如改革派和保守派——美国的大部分犹太人都属于这些非正统派分支。以色列拉比拒绝承认卢克斯坦以及其他具有类似地位的拉比签发的皈依证书,因此有可能疏远国外的那些按照犹太律法执行现代正统派教规的犹太人。



10年前,如果是一名地位稳固的正统派拉比主持的皈依,人们肯定认为它在这里是会被接受的,”对犹太大拉比持批评态度的以色列组织Itim的创始人塞思·法伯拉比(Seth Farber)说。该组织正在为卢克斯坦的美国皈依者奔走。



他补充说:“我得说,这在犹太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一个拉比团体否定另一个拉比团体。”



Itim每年处理多达150起类似案件——美国现代正统派犹太教皈依者在以色列争取婚姻权或经历其他与宗教权威相关的难题。按法伯的说法,“如今,几乎每个人都遇到问题。”



那名改信犹太教的美国女性正把自己的案件上诉至以色列最高拉比法庭。她拒绝接受采访。为了保护她的隐私,拉比们讨论她的情况时都避免暴露她的身份。



她的支持者称,她在一年前刚改信犹太教,之前学习了一年左右,然后很快在特拉维夫附近的城郊住宅区佩塔提克瓦遇见了后来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今年4月,当地的拉比法庭首次判决她皈依无效。



在耶路撒冷最高拉比法庭的初步听证会之后,大拉比的个人身份和皈依部主管伊塔马尔·图布勒拉比(Itamar Tubul)给佩塔提克瓦法院写信表示,卢克斯坦签发的皈依证书是“经过以色列大拉比批准的”(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另外两名拉比也在这份证书上签了字)。



但在68,佩塔提克瓦法院再次判决这一皈依无效,称它没有在自己的获准拉比名单上看到卢克斯坦的名字。



84岁的卢克斯坦目前是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荣退拉比,他被认为是美国最权威、最主流的正统派拉比之一。该会堂的会众包括1100个家庭。



卢克斯坦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他首次遇到这样的案例,不过他并不知道是否还有经他自己或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其他同事之手皈依犹太教的人曾尝试在以色列结婚。



“讽刺的是,这位女士一丝不苟地遵守犹太教规,”卢克斯坦说,“从犹太教身份的角度讲,她和我以及其他在证书上签字的拉比是一样的,只有佩塔提克瓦的拉比不这么认为。”



“其实是,”他补充说,“以色列拉比不尊重和承认美国正统派拉比主持的皈依。”



卢克斯坦说,他希望那位女士能最终赢得上诉,可以在以色列结婚。“但是,这场战斗耗费这位女士这么多精力,给她一生中本该最快乐的时光带来巨大痛苦,”他叹息道。他还表示,佩塔提克瓦的拉比正犯下“严重的罪孽”,因为“《托拉》(Torah)明确指出,应该用爱对待皈依者,永不折磨他们”。



(三)



84岁的卢克斯坦目前是Kehilath Jeshurun犹太会堂的荣退拉比,他被认为是美国最权威、最主流的正统派拉比之一。现在,他终于承认了:以色列本土的佩塔提克瓦的拉比正犯下“严重的罪孽”,因为“《托拉》(Torah)明确指出,应该用爱对待皈依者,永不折磨他们”。



这一承认说明什么?这说明犹太教不相信圣经,不仅新约圣经他们不信,就连旧约圣经他们也不信。



犹太教不相信圣经,犹太教只相信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