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谢选骏:电脑该不该交税






电脑大王比尔盖茨认为:要开征机器人税!



他还鼓吹税收将用于帮助补机器人抢掉饭碗的人类另觅新工作。



比尔盖茨的这个近乎发疯的矛盾,凸显了一个假冒为善“慈善家”之毫无道德底线。



为什么可以这样批评比尔盖茨呢?



因为按照“开征机器人税”的原则,比尔盖茨自己首先要为他卖出的大量“视窗电脑”交税!因为谁也不能否认,电脑其实就是一种机器人,否则怎么会叫做“电脑”呢?



如果按照“开征机器人税”的原则,比尔盖茨为他强制搭配推销的电脑交了机器人税,他还可能有那么多“利润”吗?不仅没有,而且可能成为“负翁”!



报道指出:



当我们在报导机器人是如何强大得能胜任各种工作时,大家都不禁担心人类的饭碗会被它们抢走,变成无业游民。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想到一个很直接的解决方法:开征机器人税。盖茨是在与 Quartz 进行访问时,表达这种想法,他认为需要向使用机器人的公司征税,得到的税收就会成立基金会,让因为机器人取代其工作的失业人士进修、转职至有如幼儿和长者照顾服务等机器人无法取代的工种。征税甚至能在有需要时,用作减慢机器人渗透社会的手段。



盖茨也有考虑到征税可能会间接减低机器人公司继续研发的动力,但他也表示政府应该适当调整政策,平衡因为机器人而造成的大量失业人口问题。



不过欧洲议会已经表示他们并不支持开征机器人税,反倒觉得应该以立法的方式来规管制造机器人和应用机器人工作的道德问题,而且更认为这样的立法行为不应该让“第三方国家”所影响到。所以到底日后机器人和人类之间的斗争,起码是在工作上面的争夺,会演变成怎样呢?这就看各国政府如何应对了。



FT社评”跟着瞎起哄说:“机器人税有道理”——



考虑到受自动化影响的就业人数,以及自动化好处的分享不均,机器人税有一定道理。关键是要确保更公平地分享增长。



机器人可以做外科手术、拆除炸弹、以及端上完美的小白咖啡(flat white)。再过不久,它们也许需要编程填写自己的报税单。随着大量易受自动化影响的工作岗位引起的焦虑日益增多,从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到法国左翼新领军人物伯努瓦?阿蒙(Beno?t Hamon),形形色色的人士都支持政府应动用税收制度在人与机器间恢复平衡的想法。



对于这样的提议,很容易以漫画式手段加以讽刺。然而,这些提议背后的理由并不像它们第一眼看上去那样疯狂。



直接对机器人征税并不是问题的答案。这么做并不比对使用Excel电子表格、电烤面包机、或任何其他节省劳力的设备征税更有道理。没理由去惩罚提高生产率和创造财富的技术创新。事实上,任何令自动化成本过高的富裕国家,都可能将制造商赶往工资更低的国家和地区。



然而,有一些担忧则是理由充分的:自动化吞噬工作岗位的速度太快,工人们因未对此作充分准备而无法适应;而生产率提高带来的好处在最近几年分配不均。在几乎所有富裕经济体中,劳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已经下降。高收入劳动者和资本所有者是主要的受益者。



盖茨建议称,为了延缓自动化进程、确保支持最受影响群体的政策到位,推行某种形式的直接机器人税或许是合理的——即便这么做确实会阻碍创新。考虑到可能受影响的人数,比如受自动驾驶汽车快速推广影响的人数,他说的是有道理的。



不过,更大的问题在于,政策制定者能如何通过税收制度,来确保大家更公平地分享增长。这并不简单。多数严重依赖所得税的发达国家发现,政治上很难对财富税做太大变革,而如果他们对企业利润征税太高,则会面临把投资者推向对手国家的风险。



阿蒙至少在认真地试图应对这个问题。他竞选声明的附注提议的不是直接征收机器人税,而是向所有“增加值”征收雇主为员工支付的“社会负担费用”。考虑到法国高就业税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这种做法非常值得考虑。



不论是否有现成的答案,如今迫切需要探索新的想法。过去的工业革命曾导致社会剧变,长期而言却并未改变总体就业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带来了工作时间缩短、薪水增加和劳动强度减轻。如今,政策制定者需要确保下一轮自动化浪潮被证明是同样善意的。



······



谢选骏指出:“开征机器人税”不是什么新的思想,和英国失业工人十九世纪推动的“机器破坏运动”是一回事情。可笑的是,这次“开征机器人税”不是由失业工人提出的,而是由电脑大王比尔盖茨提出的。电脑大王比尔盖茨这样乱搞,是伪善?还是恐慌?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人说电脑大王比尔盖茨是世界头号老牌奸商,于今视之,不无道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