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谢选骏:钱是一种社会控制的手段






在《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 ?里谢选骏曾经说过“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资本论》(Das kapital)仅只把资本当作一个独立的实体和过程来予以研究,这就犯了一个相当低级的错误。



因为,资本不是自在的、自主的,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是强权势力通过各种方式的组合,迫使人们予以接受的一套社会机制的子系统。



社会控制有多种手段,首先是暴力强制,法律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然后是习惯、道德、伦理、宗教等都是社会控制的形式。但是,使得所有这些权力得以调和与转化的,却是资本,是软暴力。而资本往往以货币的形式体现出来。通俗地说,货币就是钱。正因为钱就是软暴力,所以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连阎王老子也收钱,因为只有软暴力,才能使人由衷地服从。



软暴力形成了“赏”,硬暴力形成了“罚”。



为什么要恩威并用?



因为,软暴力先行,硬暴力随后;先给点“赏”,然后继之以“罚”。



形成了“罚”。



为什么先礼后兵?



因为礼也是一种软暴力。



由此可见,货币要转化成为资本,则需要其他社会控制手段的支持,例如法律、组织、道德、风俗甚至于政治正确。



1、没有法律的支持,货币会沦为“黑钱”、“赃款”。



2、没有组织的支持,货币会沦为“游资”、“浮财”。



3、没有道德的支持,货币会沦为“不义之财”。



4、没有风俗的支持,货币会沦为“众矢之的”。



5、没有政治正确的支持,货币会沦为“血汗工厂”。



依据上述的逻辑,可以说,钱是社会控制的基本手段,但不是充分手段。



只有在一个“法律、组织、道德、风俗甚至于政治正确互相配合”的“法治社会”里,货币才能有效转化为资本。所以在人类社会里,只有具备上述条件的社会,才能发展出资本主义,而不是金钱万能。



……



正式从马克思主义的“资本论”的错误里,发展出了邓小平的“一切向钱看”的先富路线,把中国拖入了万劫不复的生态危机。



钱只是社会控制的一种手段,但如果摒弃其他手段来治理社会,当权派只有自取灭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