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谢选骏:让•博丹不懂“主权来自思想”




国家政治学说的核心概念是“主权”(La souveraineté) ,而这一概念的创造者,被认为是“法国思想家”让·博丹 (Jean Bodin) 。但是,让·博丹却只知“主权是理所当然的”,而不懂得“主权来自思想”。所以在这种意义上,让·博丹只是创造了一个词汇,并没有完成这一概念的创造。主权概念的完成,要到“中国思想家”谢选骏的“思想主权论”。



网文《法国思想长廊:博丹的主权观》说:

   

与拉波哀西同年诞生的让·博丹 (Jean Bodin) 是国家政治学说的核心概念“主权”(La souveraineté) 的创造者。在拉波哀西向暴政、君发起攻击时,他却提出君王是国家主权的代表。这个主权是不可让度,不受一般法律约束的。从表面上看,他是君权的维护者,专制制度的鼓吹者,但他对政治哲学却有极重要的影响。*

   



问:主权这个词是我们现在最常听到的词,国家主权、人民主权,但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它是博丹所提出的,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吧。

   

     答:好。先说说博丹这个人。他和拉波哀西同年出生在卢瓦河下游的昂热,他研习法律出身,却对历史极有兴趣,认为只有读史,认识历史上人的善恶,才能在现实中认识善恶。他的名言是“研究历史是了解政治的开始”。博丹博学多才,熟悉多种文字,他的第一部著作是《历史易知论》。和拉波哀西不同,他考察政治不是从古典理想和理论出发,而是从他身处的时代去观察和判断,提出他的理论。博丹和亨利三世的宫廷过从甚密,他曾被亨利三世选为第三等级加入布鲁瓦议会的代表。1562年法国宗教战争开始,拉波哀西在此时已经逝世,他没有看到法国宗教分裂、王室衰微引起的大混乱。博丹却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残酷的宗教战争。特别是经历了圣·巴特罗缪大屠杀。法国在30年的时间里,新教(胡格诺教)与天主教共进行了八次激战,国家几乎被宗教分裂毁掉,连国王都几次遭劫持。那时法国真是杀得天昏地暗、尸横遍野。以最典型得圣·巴特罗缪大屠杀为例,新教首领克里尼海军大元帅来巴黎参加纳瓦尔国王亨利,也就是后来的亨利四世与查理九世的妹妹玛格丽特的婚礼。有人试图暗杀他。在追逐凶手的过程中,天主教首领吉斯公爵借口新教徒要暴动,要挟查理九世下屠杀令。1572823夜间,卢浮宫对面的奥克塞尔教堂敲起钟声,天主教徒开始对全城的新教徒大开杀戒,乱杀一气,巴黎街巷尸骨成堆,血流成河。后来屠杀向全国蔓延,全法国被杀害的新教徒有3-5万之多,大仲马的名著《玛歌皇后》写的就是这段历史。

   



问:看到这种混乱的局面,法国的思想界一定会有反思吧?

   

     答:确实如此,博丹的《国家六书》(Six livres de la Republique) 出版于1576年,是在圣巴特罗缪大屠杀四年之后。威尔杜兰说他的书是沾着血写的。Republique 现在通译共和国,但博丹的书不仅讨论共和国,而且讨论其他国家类型。所以称它为《国家六书》较为准确。我们知道,柏拉图的名著《Republique》通常译为《理想国》。其实他是在讨论希腊的政制。现在有人干脆就把他译为《王制》。正是在这部书中,博丹提出了一个对后世影响极大的观念“主权”。所谓主权,就是一种排他性的、不可分割让度的、不受一般法律仲裁的绝对权利。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主权实体,但是国家主权属于谁,由谁行使,是区分不同国体的标志。博丹心目中的主权者,就是君王。他甚至公开主张,君王无论做什么,臣民也不得抗拒,更不能推翻和诛杀。这显然是他受到新教徒所主张的反抗暴君,甚至诛杀暴君都是合理的这一信条的刺激。因为宗教战争期间,王权软弱,无法控制和调和新教与天主教的冲突,从而引发全国混乱,造成对国家和人民的极大损害。这种混乱促使博丹寻求解决之道,他选择了君王做主权者,由君王掌控主权,行使立法权。这样他只需从国家安定的角度立法,而不必考虑民众的认可。所以以君王的自由意志来立法,是主权的第一特性。由此,才引出主权§§的其他权项,如对外宣战与媾和的权力,对内赋予某一社会集团以特权的权力,终审与赦免的权力。但是君王凭什么拥有主权呢?博丹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君王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上帝并不直接统治人间,而由君王代他来行使权力。所以从表面上看,博丹是一位君权神授论者。

    



问:博丹的思想和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真是完全相反。

   

     答:其实并不那么简单。两人的论证和所得出的结论确实像是两种思想体系,一为自由主义,一为专制主义的。但他们考虑的问题是一样的,也就是如何让人民的财产、安全和尊严受到保护。拉波哀西面对的是已经存在的暴君,现实的暴政,他要让人民以自己的行动来推翻暴政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尊严。博丹却是从历史上,从可能性上来考虑主权者,所以在他那里君王可能是明君,能够保护人民。他花很多篇幅来论证君王行使主权的目的,在这一点上,他完全回到希腊哲人所认定的,一个好的统治者,就是能够使一个民族向善,去追求幸福。苏格拉底曾经斥责雅典的统治者,说他们只知道用船舶拉来的货物填满城池,却不知美德为何物。他这是把伦理上的目标当作了一个城邦最重要的目标。那么一个君王作为主权者,他要干什么呢?博丹以为,主权是用来维护正义的。他分析了主权的至高无上,甚至提出主权者立法,却不受其法制约。这岂不是可以无法无天了吗?但请听友们记住,博丹对主权者是有一个大限制的。他说:“如果说主权是不受一切法律限制的权力,那你就找不出一个拥有主权的君主。因为所有君主都要受自然法制约”。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博丹以为,在现实社会的运作中,为求民族统一、国家安定、人民受到保护,将主权授予君王是个好办法。但是在现实立法中,凭借自由意志的君王,最后还要受一个法外之法、法上之法的限制,这就是我曾向听友们介绍过的自然法的观念。现在我们可以再多说几句。在人类心灵的追求中,有一个永恒不变的正义观念。听友们可以想一想,你可能不懂法律,甚至你可能连字儿都不识,但你碰到了一件事儿,你会下个判断,这事儿公正不公正,你从哪儿来的这个观念呢?西方的自然法学派认为,这个正义观是人类的权威(主权者)所应该表现出来的。但它却不是由人类权威(主权者)所造就的。用哲学术语来说,正义是存在本身而不是外在的力量所造成的东西。这种正义出自更高或终极的法律,出自宇宙之本性。因此法高于立法,立法者在法之下,服从于法。博丹正是因为相信自然法的存在,才敢于将君王视为主权者。但这个主权者,必须服从最高的正义和至善。其实大家常说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就是这个意思。天在看,就是说,有永恒和至高无上的正义在审视、监察、奖惩人类的行为,主权这个观念后来有很大的变化,到卢梭提出人民主权后,这个概念成了一个革命性的概念,这些是后话,我们会慢慢谈到它。



……



谢选骏《思想主权论》明确指出:





1226

让·博丹(Jean Bodin, 15301596年),是法国的律师、国会议员和法学教授,因他的主权(sovereignty)理论而被视为西欧政治科学之父。博丹认为主权是“在臣民之上,不受法律节制的最高权力”。主权拥有者,除了上帝的旨意和自然法之外,任何人的法律都可不必遵守,因为法律是由主权所创造的。主权拥有者不必然是君主,也可能是国会。主权包含了有设立官署和规定其职务的权力;立法和废法的权力;宣战与媾和的权力;接受请愿的权力;生杀之权力等。



1227

“伴随着国家权力的增长,人们对政治的想法也改变了,他们逐渐把国家主权视为理所当然;博丹在1576年系统地阐述了这个思想:主权界定国家,它有制定法律、实施公正的唯一权力,主权不可分割,没有一点可以分给教会、其他利益集团或任何外来势力。”谢选骏指出:从其历史观之,“理所当然的国家主权”,其实只是一种思想的产物;而写作《主权论》的博丹,其实是“小了一号的马基雅维利”,正如《主权论》反倒是“大了一号的《君主论》”。



1228

后来居上的国家主权从《君主论》、《主权论》里,“借用了两种重要的因子:1、现实政治的教条,即国家只为自己服务,并不从属于道德法则;2、认为结果证明手段,允许使用极端手段来确保国家的生存、公共的安全。”谢选骏指出:其逻辑发展就是人民主权论、列宁主义及其塑造的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文化大革命运动、伊斯兰革命。



1229

“一个不是根据理智而是根据情欲来行使职权的人,实际上与禽兽毫无分别……所以人们逃避君,像逃避凶恶的野兽一样。”谢选骏指出:说这句话的托马斯·阿奎那终生独身,当然无法了解多数人的情欲心思,因为世界上的统治者本来就与禽兽无异,否则他们是无法统治一群禽兽的。



1230

“传道者也劝我们要避免这样的政权,他说,‘疏远有权杀你的人。’在这种政权下,死亡不是为了正义的需要,而是由于放纵的情欲,不自然地来到的;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安全,一切都是靠不住的。”谢选骏指出:这好像是在预言二十世纪的革命政权,推而广之,看来古今中外的革命政权或其他政权,都摆脱不了这一“有权杀人——放纵情欲”的宿命。





谢选骏《我为什么终结了西方思想》(博讯北京时间20151114)指出:  



     ——“思想主权论”是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一)

   

    现在,科学与技术的主从关系需要调整了:在人类思想的发展上,我明明看见是技术的发展推动了科学的革命,而不是象一般人们误解的那样,由科学带动了技术。所以“科学技术”的提法,有一种错误的暗示性。现在,应该将两者的关系摆正为“技术——科学”;“科技”一词应该由“技科”取而代之。

   

    (二)

   

    正如我在《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里指出过的,技术的发展都不是由任何理论推导出来的,任何人都没有这样的先见之明。技术的发展,都是碰出来的巧合,是多次试错的结果,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可以说是上帝的恩赐,也无法说是天才的创造。

   

    (三)

   

    技术手段的扩张,扩大了科学的视野,从而让人可以推翻以往的科学模式,进行新的理论解释。例如,是望远镜破除了古代天文学的理论模型。从爱因斯坦到现在,一百年过去了,天文视野和物理技术不知提高了多少,如果说他的理论还没有崩溃,那就说明现代思想界太愚蠢了。

   

    (四)

   

    新的科学理论的构造,诞生于新的技术条件之下,而绝不是相反。社会学理论也是如此。从马克思到现在,两百年过去了,新的社会调查和数据分析不知积累了多少,如果说他的理论还没有崩溃,那就说明现代理论界太愚蠢了。

   

    (五)

   

    根据上述情况,可以说,任何“科学公理”实际上都是一个“死穴”,因为它既然自设为“公理”,就注定是荒谬的了。“科学公理”变成了宗教教条,科学变成了科学主义,就成为注定要被后人搬走的梯子,因为它的长度永远不够。修修补补、人为接长的梯子,绝不可能牢靠,因此只有重起炉灶,重新打造一把崭新的梯子(科学模式),才能攀登新的理论高度、才能深入新的认识层面。

   

    (六)

   

    “科学公理必错”——这是因为,任何公理都是人的总结,而不是别的。基于人类有限的感官机能,而总结出来的科学公理,先天不足、后天有误,永远无法企及宇宙的真相。

   

    (七)

   

    科学可以有革命,而无法有革新,因为在新的技术所提供的新的视野之下,以往的科学模式就像一把长度不够的梯子,只能换掉,不能接续。但是技术却可以有革新,因为任何技术进展都是依赖人类的经验一点一点通过“试错方法”摸索积累起来的。然后科学掳掠了技术的成果,把它们据为己有,最后提出一套“理想的模型”,其实那不过是科学家自己的假设罢了。

   

    (八)

   

    人是高级哺乳动物,却是低级感应器材。人的感官误差极大,甚至不如刚刚诞生不久的电脑来得精准,如此低劣的素质,怎么可能发现宇宙的真理?除非,是把这些发现仅仅当作一种探索性质的游戏,仅仅当作自己的思想。



    在认识能力上,人的错误是绝对的,人的正确只能是相对的。这种谦逊态度,才是相对主义高于绝对主义的地方。

   

    (九)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全新的互联网技术已经在各个方面彻底改变了世界。但是,西方思想界对此却一片死寂、毫无反应。



    西方的思想界在互联网世界面前的麻痹状态说明:西方思想已经终结了。因此可以说,不是我终结了笛卡儿以来的西方思想,而是“思想主权”总结了笛卡儿以来的西方思想,也终结了这个已经丧失了思想能力的西方思想传统。

   

    (十)

   

    “这一切都是人想出来的,我推断它后面有一个主权。”——谢选骏

   

    思想主权——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Sovereignty of Thoughts——A Concept that Terminates Western Thinking Since Descartes

   

    谢选骏

   

    2012年—2013

    2014年电子版

    2015年印刷版

   

    内容简介

   

    《思想主权》是谢选骏先生20122013年间的著作。其核心观点认为:仅仅承认思想的自由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承认“思想主权”的存在。思想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主权,“思想主权”不仅创造了各种形式的国家主权,而且还创造了各种科学和艺术,各种道德和宗教。“思想主权”甚至创造了人自身,这不仅体现为“上帝造人”,也体现为“人的进化”。“思想主权”的存在,保证了人和宇宙的互通,使得人可以认识宇宙,使得宇宙也能塑造人。同时,作者还用“你答故我在”取代了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在”;因为你我他同在思想主权之下。“思想主权论”的提出,是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A Synopsis of the Book

    The Sovereignty of Thoughts(左为斜体字) is Mr. Xie Xuanjun's book written between 2012 and 2013. The view points at the core of the book are: just to recognize the freedom of thinking is not enough. One has to recognize the validity of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Thinking has its sovereignty, which gives rise to cultures of various forms, and is responsible for the births of science, art, ethics and religion.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the creation of man himself, which not only confirms the idea of the creation of man by God but also the idea of the evolution of man. The existence of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facilitates communications between man and the universe, enabling man to come to terms with the universe, and enabling the universe to help create man. Mr. Xie Xuanjun attempts to replace Descartes' assertion that "I exist because I think" with his own assertion that "I exist because of your response", for you and I both live with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The proposition of the concept of "sovereignty of thoughts" is a termination of Western thoughts since Descartes.

   

    《思想主权》导论

   

    第一章 人所认识的世界仅仅是他自己3

    第二章 思想主权不能重蹈国家主权的覆辙5

    第三章 “向前的思想”才会迷人7

   

    《思想主权》第一部上

    “本体·内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上

   

    第一章 比光还快的东西11

    第二章 思想的超越性质12

    第三章 死亡是一种思想观念15

    第四章 思想主权的统一17

    第五章 是思想创造了人类19

    第六章 科学与宗教的分野21

    第七章 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24

    第八章 好的信念超越感官26

    第九章 上帝与人类基因组工程28

    第十章 现在超越国家主权本身30

    第十一章 灵魂与灵的内驻32

    第十二章 情感是思想的重要领域34

    第十三章 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36

    第十四章 社会契约是一种思想欺骗38

    第十五章 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40

    第十六章 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42

    第十七章 思潮决定了历史发展的方向45

    第十八章 生产力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46

    第十九章 人们本身也是思想的产物49

    第二十章 财富——制币权——经济政策51

    第二十一章 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53

    第二十二章 “空”不是虚无,“空”是过程54

    第二十三章 人的使命,只在他自己身上56

    第二十四章 人的思想无法企及上帝的思想57

   

    《思想主权》第一部下

    “本体·外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下

   

    第一章 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63

    第二章 虚幻的比真实的更重要65

    第三章 运转的东西无法升级66

    第四章 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68

    第五章 人类是自己的最大敌人70

    第六章 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比权力还伟大72

    第七章 “智人”就是“思想者”74

    第八章 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76

    第九章 客观世界只是对我们有用的世界78

    第十章 奴隶制度存在于监狱和军队80

    第十一章 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算不算劳动83

    第十二章 如果达尔文“神父”说得对86

    第十三章 科学企图理解感觉和经验88

    第十四章 时间只是空间的一个隐喻90

    第十五章 大思想创造了一切存在93

    第十六章 不要脑袋的人才能解放自己的头脑95

    第十七章 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97

    第十八章 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98

    第十九章 思想永远不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100

    第二十章 生命的起源不是适应的结果102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

    “学科·内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

   

    第一章 “看破经典”犹如“看破红尘”107

    第二章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109

    第三章 “解题实体”与“属灵生命”111

    第四章 “时间崇拜者”是“魔鬼崇拜者”113

    第五章 几种文明的分野、对比、交流115(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分野、”)

    第六章 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117

    第七章 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121

    第八章 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123

    第九章 “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125

    第十章 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128

    第十一章 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129

    第十二章 “哥尼斯堡的中国人”134

    第十三章 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137

    第十四章 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139

    第十五章 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142

    第十六章 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144

    第十七章 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147

    第十八章 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149

    第十九章 我的著作充满“错误”151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

    “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第一章 上帝的基因与上帝的思想155

    第二章 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158

    第三章 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161

    第四章 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165

    第五章 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169

    第六章 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172

    第七章 “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176

    第八章 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180

    第九章 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184

    第十章 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187(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无”)

    第十一章 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193

    第十二章 时间的恐惧与时间的膜拜196

    第十三章 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201

    第十四章 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203

    第十五章 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205

    第十六章 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208

    第十七章 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211

    第十八章 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213

    第十九章 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215

    第二十章 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219

    第二十一章 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221

    第二十二章 “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224

    第二十三章 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226

    第二十四章 革命豁免杀人纵火的法律制裁229

    第二十五章 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232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235

    第二十七章 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239

    第二十八章 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242

    第二十九章 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246

    第三十章 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251

    第三十一章 “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254

    第三十二章 测不准还是测得准256

    第三十三章 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260

    第三十四章 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262

    第三十五章 “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265

    第三十六章 “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267

    第三十七章 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271

    第三十八章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274

    第三十九章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278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

    “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一章 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283

    第二章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285

    第三章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287

    第四章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290

    第五章 教廷“外行领导内行”292

    第六章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294

    第七章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296

    第八章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299

    第九章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301

    第十章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303

    第十一章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306

    第十二章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308

    第十三章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311

    第十四章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313

    第十五章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315

    第十六章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318

    第十七章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319

    第十八章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321

    第十九章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323

    第二十章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325

   

    《思想主权》第三部下

    “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一章 战争与国家329

    第二章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331

    第三章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333

    第四章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336(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战”)

    第五章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338

    第六章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340

    第七章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343

    第八章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345

    第九章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347

    第十章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349

    第十一章 上帝之城的幻象351

    第十二章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353

    第十三章 野蛮民族也会被思想所开化356

    第十四章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358

    第十五章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361

    第十六章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363

    第十七章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366

    第十八章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368

    第十九章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372

    第二十章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374

    第二十一章 困境激发思想,思想突围困境376

    第二十二章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379

    第二十三章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382

    第二十四章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385

    第二十五章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387

    第二十六章 达尔文主义的伪真理390

    第二十七章 达尔文主义的禽兽393

    第二十八章 科学逻辑不让其他种族活下去395

    第二十九章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398

    第三十章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400

    第三十一章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403

    第三十二章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405

    第三十三章 中国农村户口仿佛意大利德国中世纪407

    第三十四章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410

    第三十五章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413

    第三十六章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415

    第三十七章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417

    第三十八章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421

    第三十九章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423

    第四十章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425

    第四十一章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427

    第四十二章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430

    第四十三章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433

    第四十四章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437

    第四十五章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439

    第四十六章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442

    第四十七章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444

    第四十八章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447

    第四十九章 再论战争与国家449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

    “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一章 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455

    第二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457

    第三章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459

    第四章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461

    第五章 中国和美国,两个极端的会合463

    第六章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465

    第七章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467

    第八章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469

    第九章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470

   

    (以下仿宋)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

    “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一章 “自然的选择”与“上帝的拣选”475

    第二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477

    第三章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479

    第四章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481

    第五章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484

    第六章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486

    第七章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488

    第八章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490

    第九章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493

    第十章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495

    第十一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497

    第十二章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499

    第十三章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503

    第十四章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505

    第十五章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507

    第十六章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510

    第十七章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512

    第十八章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513

    第十九章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516

    第二十章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519

    第二十一章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521

    第二十二章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524

   

    《思想主权》第五部

    “途径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第一章 互联网时代的纲领531

    第二章 国家主权的来源532

    第三章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537

    第四章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540

    第五章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542

    第六章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546

    第七章 结构主义与语言主权549

    第八章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553

    第九章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555

    第十章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557

    第十一章 思想主权的体现就是正义560

    第十二章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565

    第十三章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566

    第十四章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567

    第十五章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569

    第十六章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571

    第十七章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572

    第十八章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578

    第十九章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579

    第二十章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581

    第二十一章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582

    第二十二章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583

    第二十三章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584

    第二十四章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586

    第二十五章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589

   

    《思想主权》第六部

    “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由来

   

    第一章 全球文明的纪念碑593

    第二章 国家与器官595

    第三章 天性构成的囚牢598

    第四章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601

    第五章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604

    第六章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606

    第七章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608

    第八章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611

    第九章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614

    第十章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617

    第十一章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619

    第十二章 双重的“作对”622

    第十三章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624

    第十四章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625

   

    后记627

   

    附录之一

    2015年发表的思想主权十三论

   

    一、最早的思想主权论630

    二、文化多元论与思想主权论632

    三、思想的主权与媒体的灾难633

    四、思想主权与网络殖民主义635

    五、科学是思想主权的产物639

    六、所有的科学定律都是人的思想641

    七、宇宙是智慧活动所产生的垃圾642

    八、再好的国家主权都是国家主权647

    九、思想主权颠覆国家政权654

    十、太一、无极、宇宙终结、思想主权658

    十一、《圣经》与思想的主权668

    十二、互联网是思想主权的恩典!673

    十三、我为什么终结了西方思想682

   

    http://www.lulu.com/shop/xuanjun-xie/the-sovereignty-of-thought-%E6%80%9D%E6%83%B3%E4%B8%BB%E6%9D%83/hardcover/product-22441560.html

   

    附录之二

    主权

   

    附录之三

    博丹

   

    附录之四

    本书援引的主要著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