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1, 2016

俄罗斯为何是蒙古杂种

谢选骏:俄罗斯为何是蒙古杂种
仔细看俄国人的脸,那绝对不是轮角分明的,而是亚洲人的:他们既使头发金黄,却长着蒜头鼻子,甚至身材矮小。例如,很多中国人所崇拜的普京总统,就是如此。列宁同志就更加明显了,他不仅身材矮小,头发还是黑的,是个十足的“黔首”,列宁虽然名为欧洲人,其实是俄罗斯人,也就是“蒙古杂种”。难怪列宁主义和“中国国情”一拍即合,因为两者都受过蒙古的“胯下之辱”,并遭到了严重的混血。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俄罗斯是蒙古的杂种,俄罗斯帝国是蒙古帝国的翻版、反面。
“乌克兰”一词,来源于蒙古语的“边境”。
克林姆林宫的辞源,来自蒙古文字“克瑞”,意为“要塞”。
蒙古入侵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的教堂不到一百,蒙古统治使得教堂数目增加到将近三百。这是因为,俄罗斯东正教会一再勾结蒙古人,甚至帮助蒙古人镇压反抗者,为此把他们开除教籍。正因为如此,即使俄罗斯的东正教,也带着一股蒙古味道。听听他们的音乐就知道,和拜占庭的是很不相同的。
毕竟,俄罗斯人被蒙古人杂交了三百多年。由于俄罗斯人是蒙古人的杂种,他们的内心也就充满了混乱,因为相异的种族特性在他们身上互相抵触,这就使得他们不仅行动迟缓,而且反复无常。和这样的人为邻十分危险,需要时刻警觉;和这样的人结盟,必定深受其害。
可是汉奸毛泽东,却把中国变成了克瑞要塞控制下的俄罗斯卫星国。
(一)
沙皇伊凡四世1575年封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为“全罗斯大公”(Grand Prince of All Rus,拉拢他对抗克里米亚汗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11个月后又让位给伊凡四世。伊凡四世这么做既是为了增加对欧洲各个蒙古汗国统治的合法性,也是想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在欧洲和亚洲的帝国的正统继承人。
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俄语:Симеон Бекбулатович,?年-1616年1月5日),原名为萨因-布拉特(俄语:Саин-Булат),鞑靼王公,卡西姆汗国汗,成吉思汗直系子孙。但是在蒙古实力衰落之后,萨因-布拉特的家族世代开始沦为莫斯科大公家族的走卒。就像以前莫斯科大公是蒙古人的走卒那样。1573年,萨因-布拉特受洗礼入东正教,取名西美昂。由于沙皇伊凡四世自己本人就是一个蒙古女人的杂种,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于1575年也被封为“全罗斯大公”。这清楚解释了俄罗斯帝国的起源,其实就是蒙古帝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让位后从伊凡四世处获得特维尔维持生活,从此他就被称为特维尔大公。后来他进入修道院当修士。1616年,伊凡四世死后三十多年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才在莫斯科去世,葬于谢苗诺夫修道院。
伊凡四世又称伊凡雷帝或“恐怖伊凡”1547年—1584年在位,出生在1530年,俄罗斯帝国的开创者,第一位沙皇。1533年至1547年为莫斯科大公,1547年至1584年号称沙皇。
伊凡四世的母亲叶莲娜·格林斯卡娅是金帐汗国(1219—1502年)贵族马麦后裔,嫁给了年近50仍未有子嗣的瓦西里三世之后,终于生下了继承人,伊凡四世出生时正好电闪雷鸣,因此被称为伊凡雷帝,但他这个名字恐怕更主要来源于后来一次次令人震破胆的大清洗。1533年,瓦西里三世死,遗诏由叶莲娜同七位大贵族组成摄政会议,在伊凡四世成年之前代理朝政。但叶莲娜很快就与许多大贵族水火不容,她废除了摄政会议,独揽大权,很像中国的垂帘听政。1538年,叶莲娜猝然离世,据传为政敌所毒死。叶莲娜死后,她的兄弟格林斯基击败政敌,继续控制朝政,很像中国的外戚专政。1547年,伊凡正式加冕。同年,格林斯基在一次大火灾引起的民变中被打死,伊凡四世正式走上了前台,以他独特的方式统治这个国家。
他开始执政后,于1549年建立重臣会议,编纂新法典。1549-1560年对中央和地方的政治、行政、法律、财政、军队、宗教等方面进行改革。伊凡四世的政府竭力巩固专制政权,强化中央集权。其军事改革的基本内容,是完善军事指挥体系,建立常备军,整顿俄国地方部队的勤务和调整俄国边境守备与屯扎勤务。这次改革奠定了俄国正规军的基础。执政时期,制订了第一部军队条令——《贵族会议关于屯扎和守备勤务决议》。伊凡四世改革,尤其是军事改革,使俄罗斯走向对外扩张。
1547年开始,伊凡四世实行独裁统治。对内政策的方针是反对大贵族分立主义,具体表现在1565年建立了沙皇特辖地区制(见特辖军),给贵族势力很大的打击,打破了领主政体对沙皇的一切权力限制。以前莫斯科大公权力很小,受领主们很多限制,伊凡四世消除了领主政体,建立沙皇专制,打击封建势力,建立中央集权。
对外政策方面,伊凡四世开始了“俄罗斯反攻蒙古”的对外扩张。在1547-1552年的远征中灭亡了喀山汗国,1556年阿斯特拉罕汗国也被吞并,然后又吞并了诺盖人和巴什基尔人,使北高加索许多民族归顺俄罗斯,伊凡四世时期,俄罗斯开始成为蒙古式样的帝国。灭掉喀山汗国是俄罗斯历史上重大的转折点,标志着从此以后俄罗斯的力量强于蒙古人。而攻灭喀山汗国,为俄罗斯越过乌拉尔山脉吞并地域辽阔的西伯利亚扫平了道路。到1557年,西伯利亚汗国也臣服于伊凡并于17世纪被占领。1572年粉碎了被称为“奥斯曼土耳其之鞭”的克里米亚汗国政权。当时奥斯曼帝国处于鼎盛时期,前进入侵的阴影笼罩着整个东欧,而粉碎克里米亚汗国是给奥斯曼土耳其的迎头痛击,挫败了奥斯曼土耳其统治俄罗斯及东欧的图谋。沙皇伊凡四世1575年封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为“全罗斯大公”(Grand Prince of All Rus,拉拢他对抗克里米亚汗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11个月后又让位给伊凡四世。伊凡四世这么做既是为了增加对各蒙古汗国统治的合法性,也是想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在欧洲和亚洲的帝国的正统继承人。这证明,此时的俄罗斯还没有真正获得独立地位。
(二)沙皇起源
“沙皇”,即“царь”(“凯撒”的俄语发音)称号来自伊凡四世(在俄罗斯又被尊称为伊凡大帝)。早期罗斯人认为东罗马帝国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是宇宙的中心。罗斯人称东罗马帝国的君主为“沙皇”,而认为基辅罗斯诸公国的大公们是东罗马沙皇的大臣,另一方面,他们也称呼《旧约》故事中的领袖们为沙皇。
在蒙古金帐汗国(1242—1502年)的统治时代,转而尊称金帐汗国大汗为“沙皇”,俄罗斯的大公群体只是蒙古“沙皇”(即蒙古大汗)的封臣。强盛的金帐汗国大汗还娶了拜占庭的公主为皇后,这一点后来被俄罗斯帝国所仿效。但随着金帐汗国在15世纪末期的衰落,俄罗斯人不乐意再尊称蒙古大汗为沙皇了,但自己还是始终不敢正式自称沙皇。
1547年,伊凡大帝发表了重要讲话,要亲政并正式自称沙皇。从此,伊凡大帝成了第一位沙皇,莫斯科公国(1263—1547年)改称俄罗斯沙皇国,俗称沙皇俄国。伊凡大帝一生采取许多令人惊讶的出格行为,他使蒙古化的俄罗斯沙皇国(1547—1721年)跻身欧洲强国之林。
对于伊凡四世时代刚刚实现了独立和统一的俄国来说,有两种选择,一是在松散的大贵族自治下组成国家,二是使国家权力中央集权化。莫斯科大公国在长期斗争中形成的蒙古传统和蒙古人杂交的血液,还有伊凡四世本人的蒙古式野心,都使后者成为了必然选择。伊凡四世的极端措施说起来是“维护统一和中央集权的需要”,其实就是蒙古帝国的借尸还魂,这使残暴的伊凡四世,被认为是杰出的沙皇,也就是金帐汉国的杰出继承人。
他心理变态,从小就虐待动物,政治手腕冷酷残忍,因此被称作“恐怖伊凡”。1560年他的妻子阿纳斯塔西娅(Anastasia)死后,伊凡四世对宫廷官员疑神疑鬼。于是他突然出走俄罗斯,到1565年才返回并建立了“非常行政区”,掌握处理恶人和叛徒的唯一大权。伊凡四世创立了“特辖军(oprichniki)”,穿黑衣骑黑马的特辖军成为他法外统治的特殊工具。特辖区不断扩张,最后竟达全国的一半,区内的私人财产遭到没收。估计有四千至一万贵族被杀;古老的领主家庭中存活的仅有九家,大部分土地也被充公;莫斯科主教菲利普(Philip)因谴责伊凡四世的残酷统治而被勒死。伊凡四世甚至一度伤害了自己的儿子兼继承人费奥多(Feodor)。
他的配偶们也遭到可怕的虐待:
安娜斯塔西娅·罗曼诺夫娜(Anastasia Romanovna),遭毒杀。
玛法·索巴吉娜(Marfa Sobakina),婚礼两周后遭毒杀。
安娜·科尔托夫斯卡亚(Anna Koltovskaya),被迫出家。
玛利亚·多尔戈茹卡亚(Maria Dolgorukaya),新婚之夜死亡,据称头骨凹陷。
安娜·瓦希尔施科娃(Anna Vasilchikova),被迫出家,死于非命。
瓦西里莎·梅伦捷娃(Vasilisa Melentyeva),被迫出家,据称死于非命。
……
伊凡·伊万诺维奇(1554—1581),伊凡四世的次子(按存活成年的子女来看,是长子)。被伊凡四世用权杖击毙。著名画家列宾曾以为题,创作了名画《伊凡雷帝杀子》。当时官方资料可能掩饰为病死。
伊凡四世这条人面兽心的俄罗斯牲口之所以如此变态,可能由于他身上的互相冲突的杂种血液所致。
(三)
莫斯科和北京,都是蒙古野兽建立的要塞,是中古时代的“鬼子炮楼”。
《莫斯科——北京》是一首创作于1950年中国大陆沦陷时候的进行曲,以苏联鬼子维尔什宁的韵律诗为词,由穆拉杰里谱曲。歌曲反映了苏联把中国变成了卫星国的得意洋洋,于是1951年获斯大林禽兽的文艺二等奖。这首《莫斯科——北京》在“新中国”殖民地初创时期是支流行歌曲。
1949年12月,时任中国大陆傀儡主席的汉奸毛泽东到莫斯科进行朝拜,这一消息令苏联举国轰动,一名普通作家米·维尔什宁觉得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于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决定要写出一首诗歌讴歌中苏两国,很快他便在苏联《文学》杂志上发表了这首名为《莫斯科——北京》的韵律诗;而苏联作曲家瓦·穆拉杰里读到这首诗歌后,为它谱了曲。
“乌克兰”一词,来源于蒙古语的“边境”。
克林姆林宫的辞源,来自蒙古文字“克瑞”,意为“要塞”。
蒙古入侵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的教堂不到一百,蒙古统治使得教堂数目增加到将近三百。这是因为,俄罗斯东正教会一再勾结蒙古人,甚至帮助蒙古人镇压反抗者,为此把他们开除教籍。正因为如此,即使俄罗斯的东正教,也带着一股蒙古味道。听听他们的音乐就知道,和拜占庭的是很不相同的。
毕竟,俄罗斯人被蒙古人杂交了三百多年。由于俄罗斯人是蒙古人的杂种,他们的内心也就充满了混乱,因为相异的种族特性在他们身上互相抵触,这就使得他们不仅行动迟缓,而且反复无常。和这样的人为邻十分危险,需要时刻警觉;和这样的人结盟,必定深受其害。
可是汉奸毛泽东,却把中国变成了克瑞要塞控制下的俄罗斯卫星国。
这样的历史应该告一段落,中国应该在本土彻底驱逐俄罗斯影响,并把西伯利亚这个锡伯族人的故乡收复过来。
这样的中国,才逆转了五百年来的反动,开始了真正的民族复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