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6, 2016

谢选骏:菲律宾透视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文的国际影响越来越大。
2004年谢选骏发表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2007年谢选骏发表的《小国时代——中国崛起?美国衰落?》……
都逐渐在西方社会成为流行观念。
下面是一个最新的实例:

(一)

谢选骏: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博讯2016年11月03日发表)
    
    作者:谢选骏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2016年10月18日抵达北京,展开4天访中行程。
   
    这位打杀毒贩数千人的强人一连四天访问中国,反映其“亲中弃美”的外交转向。他显然有意利用“以经济操控别国”的中国共产党外交政治,迫使中国不得不接住这位“来者不善”的新盟友抛出的橄榄枝,然后被破给予丰厚的回馈和贿赂······中菲两国各为彼此利益,不得不“达成多项合作”。
   
    新闻报道说杜特蒂最近多次对美国发表负面言论,较早前更被美国取消会面行程。但自相矛盾的是,菲国外交部长雅赛前月曾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称,杜特蒂在很多场合都明确表示过,他只会有一个军事盟友,那就是美国。
   
    据《纽约时报》引述美国官员称,今年将向菲律宾提供逾9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菲国一向需借用美国的军援,来建立在东盟的影响力。杜特蒂也明白美国失去菲国,等于失去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与美国关系的维持,一方面可确保美国的军援,另一方面亦有助于与中国合作时,保持自主及讨价还价的能力。
   
    据《BBC》引述,在东盟峰会期间,日本同意向菲国提供贷款,购买两艘大型巡逻舰,以及租赁军备。杜特蒂这一连串的举动,暗示菲国“亲中弃美”的政策背后,是为了利用中美之间的矛盾,从中建立其在国际政治板块上的关键地位,及牵制中美关系。
   
    杜特蒂对中美之间的矛盾,与菲国东盟霸主的想象,具清晰的“预见”。到访中国只是第一步,估计未来“南海议题”将会成为菲国在国际政治权力版图上,扩大其独立主体性的关键。
   
    菲国团结东盟、拉拢日本,更是为了建立其政治资本。这证明其“造王者”的野心,与中国的习近平一拍即合。难怪他宣称,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俄罗斯的普京。这才是上述二人的先师。
   
    但中美两方亦非等闲之辈,势必清楚菲国的“阴谋”。然而,政治就是互相利用,以达目的之博弈。未来,杜特蒂如何透过“势力平衡”建构菲国的国际地位,将是他在这场搏弈上的胜负关键。
   
    ······
   
    谢选骏指出,小国菲律宾之所以可能玩弄大国于股掌之间,并借此达到“吸金”的目的,就是借助了“小国时代”的世界格局。这一点,朝鲜可以做到,菲律宾也同样可以做到。

(二)
美媒:杜特尔特非投靠中国 是让中美相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万维读者网
   
   
    杜特尔特转向中国让美国措手不及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0月访问北京,承诺要宣布菲律宾与美国“分手”,这让白宫和菲律宾军方到震惊。美媒称,杜特尔特设法让中美鹬蚌相争,以这种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美国《纽约时报》11月5日报道,事情的进展并非如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所说。杜特尔特保持了菲美联盟的完好无缺,并且似乎与中国也达成了谅解,使得菲律宾渔民得以回到有争议的水域,与此同时,他还通过威胁要在地缘政治上重新站队,扰乱了美国对菲律宾日益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的反对。
   
    杜特尔特不是在这两个国家之间当墙头草,而是设法让它们鹬蚌相争,以这种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并巩固他在国内的形象:一个强有力的民族主义者,不受外国势力所左右。他做到了这一点,同时用65年前与美国签订的一纸条约来保证自己国家的安全。
   
    无论杜特尔特自己是否知道,他遵循的策略在整个冷战期间有很多领导人采用过,即通过威胁要改变忠诚的对象来进行权力平衡。这个策略以往的使用效果说明了为什么杜特尔特看似鲁莽的行为却带来了这样的成果,并且可能一窥他的目的何在。
   
    杜特尔特的行为让人想起南斯拉夫共产党领袖铁托(Josip Broz Tito)这样的人,他在冷战头几年就与莫斯科分道扬镳,宣布自己“不结盟”。美国为了奖励他,向其提供了经济援助;而苏联一心避免他加入北约,因此让他自主领导,并对他表示了尊重。
   
    最后,铁托从双方都获得了让步,还提升了自己在国内的形象——并且仍然留在共产党阵营中。他没有成为冷战的受害者,而是利用它来捞好处。
   
    同样,杜特尔特也和美国保护者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从希望赢得他的中国那里获取了90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并允许菲律宾渔民回到南海一些有争议水域。然后,杜特尔特回到了他仍然受到美国军队保护的国家。
   
    “中国没有拉拢杜特尔特。杜特尔特在拉拢中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政治学家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在Twitter上谈到这笔交易时说。
   
    傅泰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杜特尔特要和华盛顿断绝关系的威胁,他“怀疑”他是否会真的那样做,确实杜特尔特已经回到了原路上。尽管如此,那些威胁帮助他缓解了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他认为不与中国来往对菲律宾不利,”傅泰林说。“所以他想结束那种状态。”
   
    冷战中还有一些领导人把超级大国之间的对抗作为自己获得独立的手段,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取让步。例如,埃及的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就从两边都获得过援助,并且依靠他们抵御了1956年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军队的入侵。
   
    中国曾是最擅长这种战略的获利者之一,现在也成为了这种战略的目标。毛泽东虽然几十年来都站在苏联一边,但却自豪于能把台湾海峡上两个有争议的岛屿当作“两根指挥艾森豪威尔和赫鲁晓夫跳舞的指挥棒,让他们团团转”。
   
    这种平衡还有另一个好处:让这些领导人能够更加自由地违背庇护者的愿望。
   
    杜特尔特不满美国指责菲律宾人权问题
   
    在杜特尔特威胁要脱离美国之前的几周里,华盛顿取消了一笔武器交易,并越来越频繁地指责他支持导致2,000人被杀的治安队员和警察暴力。现在,美国的重心转移到了维持与菲律宾的同盟上。安全分析人士怀疑,杜特尔特从未真地想破坏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傅泰林认为,杜特尔特真正想要的是中国的经济援助和美国停止就他侵犯人权的行为施压。两者更多的是内政,而非外务。
   
    尽管美国在菲律宾民众中颇受欢迎,但这些态度夹杂着一种因为受到不平等的对待而导致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感觉。通过让美国感到难堪(又不会真地把他们赶走),杜特尔特可以纵容这种潜在的民族主义。而通过得到中国的让步,他又能表现出一副对抗两大强国的样子。
   
    虽然杜特尔特得罪国家军队领导层——他们与美国联盟有着更深远的关系——的做法是在冒险,成功了就能加强他对军方的控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