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谢选骏指出:许多为中国思考(为外国思考者除外)自由派人士觉得,中国崛起会让专制政权坐大得利,因而不很欢迎中国崛起。但是我认为,在中国人民没有能力获得自由民主的前提下,与其让中国“被法西斯化”,不如让中国“先法西斯化”。因为二三十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先富起来了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并不乎在中国是否真能获得自由民主——他们首先顾及的是他们自己能赚钱。只要能够赚钱赢利,他们可以出卖任何东西,何况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因此看来,中国的“被民主化”是没有可能的,除非,那只是对于中国的衰弱和分裂的一个“回报”。中国人,你会欢迎这样的一个结果吗?如果不会,就应无条件地欢迎中国的崛起。

网文《特朗普第一次重拳出击 日本重大失败 中国国运来了》说,刚刚,BBC报道,今天2016年11月22号还未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川普在视频中表示,将在上任第一天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TPP,这可是特朗普还没上台,就迫不及待抛出的重大杀手锏。
   
尤其是准备上任第一天宣布,这必然成为一件标志性大事,这不但体现了特朗普的风格,说到做到,不仅仅是在总统选举时说要废除TPP,而是在实际行动中废除,而且是第一天废除。
   
去年国庆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国庆节,中国被人踢了一屁屁》等两篇文章,引发全民议论,都非常害怕TPP对中国的遏制,文章阅读量数百万。
   
在文章中,我也分析了TPP对中国的影响以及对策,当时提出了通过合纵破连横的方法,也就是通过和一些国家、地区单独建立自贸区来破解TPP对中国的封锁和遏制。
   
而且,中国也采纳了建议,在过去的一年,与很多国家和地区签订了自贸区协议,实际上即使美国不退出TPP,TPP对于中国的封锁也要大打折扣。
   
那特朗普为什么要如此迫切废除TPP呢?TPP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呢?
   
1、奥巴马积极推动的TPP,实际上真实目的就是为了遏制中国,是国际意识形态斗争在国际贸易中的体现。
   
2、真正对TPP积极的是日本安倍政府、新加坡这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极度仇恨中国,再拉上美国,想将中国从现代国际贸易体系中驱赶出去。
   
3、对于美国来说,TPP是损人不利己的,损害的是中国,但对美国又没好处,只不过将从中国的进口的商品,转移到从日本、新加坡以及其它TPP协议签订国进口,美国得到什么好处吗?完全没有。
   
4、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总统,商人一切从经济利益出发,政治正确不会像奥巴马那样强,既然TPP对美国没有经济利益,干嘛要费那么大力去推动呢?还不如直接废止。
   
5、如果美国签订TPP并最终通过,那么美国得罪的是中国,破坏的是美国和中国经济往来,为了日本、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而失去中国这个如此庞大的市场,特朗普不会这么傻,仅仅为了意识形态、政治正确付出如此重大代价,得不偿失。
   
特朗普废除TPP,最大的失败国是谁呢?
   
1、日本是最大的失败国。日本为了阻止特朗普废止TPP,安倍特意飞去美国,但是特朗普还是毫不留情,给了安倍重大的打击,日本花了太多力气推TPP,如今付之东流。
   
2、新加坡是重大失败国。新加坡这些年非常敌视中国,特别害怕中国的崛起,李显龙多次对美国喊话:如果美国不通过TPP,美国在亚洲的权威将不复存在。如此赤裸裸的威胁美国,结果特朗普还是废止,新加坡这是不知天高地厚。
   
3、其它TPP协议签订国。这些国家不过是跟风的国家,加入TPP对他们影响不大,不加入也无所谓,跟着大哥混而已,所以他们受到的影响不大。
   
可以说TPP之所以遭到如此重大失败,是因为这原本就违背了现代自由贸易的精神,将意识形态上的战争强加到国家贸易体系中,这注定很难顺利的。
   
同时也说明,中国和美国是合作共赢的关系,遏制中国,并不会给美国带来经济利益,反而付出巨大的成本,美国无法放弃中国如此庞大的市场和最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
   
这也给日本、新加坡这两个一直敌视中国的国家敲响了警钟,太自以为是,太自不量力,总想将中国置于死地,接下来日本和新加坡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将大大下降,这是国力所决定的,也是经济利益所决定的。
   
当然,美国废止TPP,最大的受益国是中国,中国不但通过自贸区大部分化解了TPP对中国的贸易遏制,通过合纵化解连横,也让这些国家自乱阵脚发生内讧。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没有任何国家、任何人能阻挡全球自由贸易浩浩荡之势,去年此时,整个太平洋被TPP搅动得天翻地覆,从此,太平洋将恢复平静,中国的国运真的来了!
……
对于上述欢呼,网友如此评论:
1、又做美梦了,没有了TPP, 可以有更强硬的措施对付中共. 而且TPP类似于奥巴马的重返亚洲, 设想是好的, 但不认真执行, 不但没有丝毫作用, 反而让中共猖獗一时。
2、中共別高興得太早,TPP撤消了,高關稅即將跟著來,經貿大戰開打。。。那時,看誰笑到最後。
3、川普的表面目标是强大美国,但强大是个比较性概念。如果美国强大了一分,他国却因川普强大了二分。那么,比较起来美国是强大了,还是减弱了呢?显然,川普的强大美国有一个潜在目标,那就是川普的美国政策需要比其它国家都发展快。不然,川普就只能以说大话的总统下台了事。否定TPP如果使美国在亚洲全面失利,川普自己还有可能继续下去吗?他的潜在目标一定会使他回头。所以,否定TPP这件事是不用急的。幻想川普会让出东亚只能是南柯一梦。
4、TPP是欧巴马没出息的消极排拒中共经济体的防御策略,创普要的是升息,把你家资金彻底吸干,属于进攻策略,欢呼中共国运死到临头!!
……
谢选骏指出:许多为中国思考的(为外国出谋划策的除外)自由派人士觉得,中国崛起会让专制政权坐大得利,因而不很欢迎中国崛起。但是我认为,在中国人民没有能力获得自由民主的前提下,与其让中国“被法西斯化”,不如让中国“先法西斯化”。因为二三十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先富起来了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并不乎在中国是否真能获得自由民主——他们首先顾及的是他们自己能赚钱。只要能够赚钱赢利,他们可以出卖任何东西,何况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因此看来,中国的“被民主化”是没有可能的,除非,那只是对于中国的衰弱和分裂的一个“回报”。中国人,你会欢迎这样的一个结果吗?如果不会,就应无条件地欢迎中国的崛起。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谢选骏

网文《郭川失联最新线索 落水时穿救生衣安全绳》说,2016年11月14日,中国水手郭川失联事件发现了最新线索:郭川落水时是穿着救生衣并且系着安全绳的!
由四名法国专业远洋帆船水手昆汀、阿芒、路德维克和雅克组成的救援队登上了“中国青岛号”,一上船就开始检查郭川落水的线索,并拍摄照片,但是由于渔船上的通讯传输有限制,拍好的照片无法传回。
救援队再次登上三体船,花了半天时间调试海事卫星通讯系统,才成功把图片传回岸队,报告检查结果。在征得郭川家属同意后,郭川团队公布如下事实。
经检查,救援队在三体船右侧浮筒后方发现了断裂的安全绳搭扣。这证明郭川在落水时,不仅穿着救生衣,也系着安全绳。此外,救援队检查三体船后发现船体浮筒受损,有被硬物撞击的痕迹。但是郭川落水是否是因为船体受到了异物的突然撞击,还无法知晓。救援队的专业水手和法国专家团队一致认为,需要将来把船吊装起来,检查船底的受损情况,才能知道受异物撞击的可能性和损坏程度。
救援队同时确认,落水的三角帆是因支索断裂落水,但是支索为何会断裂,需要将来爬上桅杆做进一步调查。“这完全是一起意外事故,太令人痛心了。”郭川团队技术经理、法国专家伊冯-贝尔哈在分析了救援队传回的图片后表示。
就目前所知的情况,根据救援队和郭川岸队法国专家团队的分析,郭川落水的情况可能有两种。第一种是三角帆支索断裂导致三角帆落水,郭川为了将落水的三角帆救回三体船上,在船右舷后方作业,当时他穿着救生衣并系着安全绳。但是可能因为船体受到突然的撞击或其他原因,郭川突然落水。第二种是郭川穿着救生衣并系着安全绳在船右舷后方作业,三体船可能受到了突然的撞击,导致三角帆支索断裂,三角帆瞬间落水,这一股力量汇集在一起,瞬间导致郭川落水。
通常情况下,安全绳能保证在水手落水时,牢牢地拖住水手,避免人船分离。如果水手能在落水的瞬间爬回船上,就能化险为夷。不然,情况也可能变得非常凶险,因为郭川落水的时候,三体船仍然保持着时速10节左右的船速,如果郭川是在水里被三体船拖着,那么危险的程度将不可想象。当然,也不排除郭川在落水时还有意识,自己扯断安全绳搭扣的可能性。但安全绳搭扣究竟是何时断裂或如何断裂的,需要靠岸后做同类的情景模拟实验,进一步研究才能知道。
……
2011年7月25日谢选骏发表《“和谐号”活动棺材?!中国制造关键部位经常出错》指出:
2011年6月10日,我发表了《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指出“我一再发现:中国的产品质量不行,经常在关键部位出错,最不应该坏的地方偏偏最先崩溃。例如拖鞋和拖把的纽带部分、螺丝刀的刀口部分、电扇的马达部分、电脑的硬盘部分。更不用说食品有毒、玩具有毒了。”
从那时到现在一个半月还不到,“温州高铁追撞,近250死伤”的特大惨剧,就再次应证了我的结论:“中国的产品质量不行,经常在关键部位出错,最不应该坏的地方偏偏最先崩溃。”
现在又是五年多过去了。
谢选骏提出的疑问是:导致郭川失踪的三角帆支索断裂,其三角帆支索是否有是“中国制造”?
有关部门应该好好查查,追究相关部门和人员的事故责任!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网文《欧洲议会通过“反俄”动议 普京怒极反笑》说,特朗普当选对美俄关系的缓和还未可知,但俄欧关系的确越发紧张:2016年11月24日普京对欧洲议会通过动议发表了一个。因为在23日,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反俄”动议,称俄罗斯正在鼓动一场反欧宣传,并将俄罗斯反欧宣传与极端组织宣传激进思想相提并论。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表示不满,称俄欧关系在倒退,欧洲议会的粗暴作法充分说明了西方社会是怎么理解“民主”的。他还对俄罗斯媒体工作者表示祝贺。
据今日俄罗斯网报道,11月23日,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以304票赞成、179票反对、208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欧盟反击第三方宣传的战略传播》(EU strategic communication to counteract  propaganda against it by third parties)动议。该动议号召欧盟和所有成员国反制俄罗斯的信息宣传战。
欧洲议会表示,强烈谴责俄罗斯近年来有意干扰欧洲统一进程的所作所为,以及俄罗斯在欧盟内部扶植支持反欧盟势力,比如一些极右翼政党的做法。欧洲议会还指责俄罗斯政府资助某些媒体,故意报道、散播虚假新闻,在西欧地区鼓吹欧盟怀疑论,从而实现俄方的目的。
欧洲议员称,俄罗斯利用各种工具包括多语言电视台“今日俄罗斯”(RT)、俄罗斯卫星新闻通讯社(Sputnik)以及社交网络,对欧洲的民主价值进行攻击,试图分裂欧洲,制造一种欧盟东部国家虚弱的印象。
此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议会在审议通过这项动议时,把所谓的俄罗斯反欧宣传与极端组织的激进思想宣传相提并论。也就是说,这份动议既呼吁欧盟和所有欧盟成员国反俄,又呼吁他们反极端组织。
欧洲议会以动议形式谴责俄罗斯“鼓动反欧宣传”尚属首次。欧洲议会通过动议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批驳欧洲议会的做法是“打着民主旗号反民主”。
普京表示,“人人教育我们怎么搞民主,我们总是听到这样的训话,对付敌人最恶毒的方式就是禁止他们。”
普京指出,而这和民主原则恰恰是相反的,说明西方社会的民主问题越来越大,“如果你跟我说什么都是对的,什么都决定好了,这就意味着西方社会的民主观念已经堕落。”
普京表示,希望人们有常识和判断力,不要对俄媒有任何实质性的限制。
普京最后还“怒极反笑”,对俄罗斯的媒体、主播和记者们表示祝贺:“居然能让欧洲议会如此大动干戈。为此,我要恭喜他们,他们的工作积极有效、极富才情。”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娅·扎哈洛娃回应指出,欧洲议会针对俄媒的动议案是信息犯罪。今日俄罗斯正研究把欧盟告上法庭的可能性。扎哈洛娃称,当有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等形式的现实威胁存在,和民族主义、排外主义形式的培养环境存在时,把国际社会视线转到另外一个方向就是犯罪。
法媒报道称,自从欧美就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参与乌克兰危机而采取一波又一波的制裁措施后,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处在冷战以后最糟糕的时期。加上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政府打击欧美支持的反政府武装,使双方的关系更加难以调和。
……
谢选骏指出:欧洲议会因为他们的选民和俄罗斯人多少还有些血缘关系,所以还是有些护短。因为从历史的角度看,不仅普京政权是一个极端组织,而且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俄罗斯从来都是邻国的灾难,还原一下,俄罗斯就是一个欧洲版本的“伊斯兰国”。为什么说“俄罗斯是一个战斗民族”?因为那不是一个普通的民族,而是一个极端分子控制下的恐怖组织。俄罗斯不解体,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

俄罗斯为何是蒙古杂种

谢选骏:俄罗斯为何是蒙古杂种
仔细看俄国人的脸,那绝对不是轮角分明的,而是亚洲人的:他们既使头发金黄,却长着蒜头鼻子,甚至身材矮小。例如,很多中国人所崇拜的普京总统,就是如此。列宁同志就更加明显了,他不仅身材矮小,头发还是黑的,是个十足的“黔首”,列宁虽然名为欧洲人,其实是俄罗斯人,也就是“蒙古杂种”。难怪列宁主义和“中国国情”一拍即合,因为两者都受过蒙古的“胯下之辱”,并遭到了严重的混血。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俄罗斯是蒙古的杂种,俄罗斯帝国是蒙古帝国的翻版、反面。
“乌克兰”一词,来源于蒙古语的“边境”。
克林姆林宫的辞源,来自蒙古文字“克瑞”,意为“要塞”。
蒙古入侵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的教堂不到一百,蒙古统治使得教堂数目增加到将近三百。这是因为,俄罗斯东正教会一再勾结蒙古人,甚至帮助蒙古人镇压反抗者,为此把他们开除教籍。正因为如此,即使俄罗斯的东正教,也带着一股蒙古味道。听听他们的音乐就知道,和拜占庭的是很不相同的。
毕竟,俄罗斯人被蒙古人杂交了三百多年。由于俄罗斯人是蒙古人的杂种,他们的内心也就充满了混乱,因为相异的种族特性在他们身上互相抵触,这就使得他们不仅行动迟缓,而且反复无常。和这样的人为邻十分危险,需要时刻警觉;和这样的人结盟,必定深受其害。
可是汉奸毛泽东,却把中国变成了克瑞要塞控制下的俄罗斯卫星国。
(一)
沙皇伊凡四世1575年封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为“全罗斯大公”(Grand Prince of All Rus,拉拢他对抗克里米亚汗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11个月后又让位给伊凡四世。伊凡四世这么做既是为了增加对欧洲各个蒙古汗国统治的合法性,也是想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在欧洲和亚洲的帝国的正统继承人。
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俄语:Симеон Бекбулатович,?年-1616年1月5日),原名为萨因-布拉特(俄语:Саин-Булат),鞑靼王公,卡西姆汗国汗,成吉思汗直系子孙。但是在蒙古实力衰落之后,萨因-布拉特的家族世代开始沦为莫斯科大公家族的走卒。就像以前莫斯科大公是蒙古人的走卒那样。1573年,萨因-布拉特受洗礼入东正教,取名西美昂。由于沙皇伊凡四世自己本人就是一个蒙古女人的杂种,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于1575年也被封为“全罗斯大公”。这清楚解释了俄罗斯帝国的起源,其实就是蒙古帝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让位后从伊凡四世处获得特维尔维持生活,从此他就被称为特维尔大公。后来他进入修道院当修士。1616年,伊凡四世死后三十多年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才在莫斯科去世,葬于谢苗诺夫修道院。
伊凡四世又称伊凡雷帝或“恐怖伊凡”1547年—1584年在位,出生在1530年,俄罗斯帝国的开创者,第一位沙皇。1533年至1547年为莫斯科大公,1547年至1584年号称沙皇。
伊凡四世的母亲叶莲娜·格林斯卡娅是金帐汗国(1219—1502年)贵族马麦后裔,嫁给了年近50仍未有子嗣的瓦西里三世之后,终于生下了继承人,伊凡四世出生时正好电闪雷鸣,因此被称为伊凡雷帝,但他这个名字恐怕更主要来源于后来一次次令人震破胆的大清洗。1533年,瓦西里三世死,遗诏由叶莲娜同七位大贵族组成摄政会议,在伊凡四世成年之前代理朝政。但叶莲娜很快就与许多大贵族水火不容,她废除了摄政会议,独揽大权,很像中国的垂帘听政。1538年,叶莲娜猝然离世,据传为政敌所毒死。叶莲娜死后,她的兄弟格林斯基击败政敌,继续控制朝政,很像中国的外戚专政。1547年,伊凡正式加冕。同年,格林斯基在一次大火灾引起的民变中被打死,伊凡四世正式走上了前台,以他独特的方式统治这个国家。
他开始执政后,于1549年建立重臣会议,编纂新法典。1549-1560年对中央和地方的政治、行政、法律、财政、军队、宗教等方面进行改革。伊凡四世的政府竭力巩固专制政权,强化中央集权。其军事改革的基本内容,是完善军事指挥体系,建立常备军,整顿俄国地方部队的勤务和调整俄国边境守备与屯扎勤务。这次改革奠定了俄国正规军的基础。执政时期,制订了第一部军队条令——《贵族会议关于屯扎和守备勤务决议》。伊凡四世改革,尤其是军事改革,使俄罗斯走向对外扩张。
1547年开始,伊凡四世实行独裁统治。对内政策的方针是反对大贵族分立主义,具体表现在1565年建立了沙皇特辖地区制(见特辖军),给贵族势力很大的打击,打破了领主政体对沙皇的一切权力限制。以前莫斯科大公权力很小,受领主们很多限制,伊凡四世消除了领主政体,建立沙皇专制,打击封建势力,建立中央集权。
对外政策方面,伊凡四世开始了“俄罗斯反攻蒙古”的对外扩张。在1547-1552年的远征中灭亡了喀山汗国,1556年阿斯特拉罕汗国也被吞并,然后又吞并了诺盖人和巴什基尔人,使北高加索许多民族归顺俄罗斯,伊凡四世时期,俄罗斯开始成为蒙古式样的帝国。灭掉喀山汗国是俄罗斯历史上重大的转折点,标志着从此以后俄罗斯的力量强于蒙古人。而攻灭喀山汗国,为俄罗斯越过乌拉尔山脉吞并地域辽阔的西伯利亚扫平了道路。到1557年,西伯利亚汗国也臣服于伊凡并于17世纪被占领。1572年粉碎了被称为“奥斯曼土耳其之鞭”的克里米亚汗国政权。当时奥斯曼帝国处于鼎盛时期,前进入侵的阴影笼罩着整个东欧,而粉碎克里米亚汗国是给奥斯曼土耳其的迎头痛击,挫败了奥斯曼土耳其统治俄罗斯及东欧的图谋。沙皇伊凡四世1575年封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为“全罗斯大公”(Grand Prince of All Rus,拉拢他对抗克里米亚汗国),西美昂·贝克布拉托维奇在11个月后又让位给伊凡四世。伊凡四世这么做既是为了增加对各蒙古汗国统治的合法性,也是想表明自己是成吉思汗在欧洲和亚洲的帝国的正统继承人。这证明,此时的俄罗斯还没有真正获得独立地位。
(二)沙皇起源
“沙皇”,即“царь”(“凯撒”的俄语发音)称号来自伊凡四世(在俄罗斯又被尊称为伊凡大帝)。早期罗斯人认为东罗马帝国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是宇宙的中心。罗斯人称东罗马帝国的君主为“沙皇”,而认为基辅罗斯诸公国的大公们是东罗马沙皇的大臣,另一方面,他们也称呼《旧约》故事中的领袖们为沙皇。
在蒙古金帐汗国(1242—1502年)的统治时代,转而尊称金帐汗国大汗为“沙皇”,俄罗斯的大公群体只是蒙古“沙皇”(即蒙古大汗)的封臣。强盛的金帐汗国大汗还娶了拜占庭的公主为皇后,这一点后来被俄罗斯帝国所仿效。但随着金帐汗国在15世纪末期的衰落,俄罗斯人不乐意再尊称蒙古大汗为沙皇了,但自己还是始终不敢正式自称沙皇。
1547年,伊凡大帝发表了重要讲话,要亲政并正式自称沙皇。从此,伊凡大帝成了第一位沙皇,莫斯科公国(1263—1547年)改称俄罗斯沙皇国,俗称沙皇俄国。伊凡大帝一生采取许多令人惊讶的出格行为,他使蒙古化的俄罗斯沙皇国(1547—1721年)跻身欧洲强国之林。
对于伊凡四世时代刚刚实现了独立和统一的俄国来说,有两种选择,一是在松散的大贵族自治下组成国家,二是使国家权力中央集权化。莫斯科大公国在长期斗争中形成的蒙古传统和蒙古人杂交的血液,还有伊凡四世本人的蒙古式野心,都使后者成为了必然选择。伊凡四世的极端措施说起来是“维护统一和中央集权的需要”,其实就是蒙古帝国的借尸还魂,这使残暴的伊凡四世,被认为是杰出的沙皇,也就是金帐汉国的杰出继承人。
他心理变态,从小就虐待动物,政治手腕冷酷残忍,因此被称作“恐怖伊凡”。1560年他的妻子阿纳斯塔西娅(Anastasia)死后,伊凡四世对宫廷官员疑神疑鬼。于是他突然出走俄罗斯,到1565年才返回并建立了“非常行政区”,掌握处理恶人和叛徒的唯一大权。伊凡四世创立了“特辖军(oprichniki)”,穿黑衣骑黑马的特辖军成为他法外统治的特殊工具。特辖区不断扩张,最后竟达全国的一半,区内的私人财产遭到没收。估计有四千至一万贵族被杀;古老的领主家庭中存活的仅有九家,大部分土地也被充公;莫斯科主教菲利普(Philip)因谴责伊凡四世的残酷统治而被勒死。伊凡四世甚至一度伤害了自己的儿子兼继承人费奥多(Feodor)。
他的配偶们也遭到可怕的虐待:
安娜斯塔西娅·罗曼诺夫娜(Anastasia Romanovna),遭毒杀。
玛法·索巴吉娜(Marfa Sobakina),婚礼两周后遭毒杀。
安娜·科尔托夫斯卡亚(Anna Koltovskaya),被迫出家。
玛利亚·多尔戈茹卡亚(Maria Dolgorukaya),新婚之夜死亡,据称头骨凹陷。
安娜·瓦希尔施科娃(Anna Vasilchikova),被迫出家,死于非命。
瓦西里莎·梅伦捷娃(Vasilisa Melentyeva),被迫出家,据称死于非命。
……
伊凡·伊万诺维奇(1554—1581),伊凡四世的次子(按存活成年的子女来看,是长子)。被伊凡四世用权杖击毙。著名画家列宾曾以为题,创作了名画《伊凡雷帝杀子》。当时官方资料可能掩饰为病死。
伊凡四世这条人面兽心的俄罗斯牲口之所以如此变态,可能由于他身上的互相冲突的杂种血液所致。
(三)
莫斯科和北京,都是蒙古野兽建立的要塞,是中古时代的“鬼子炮楼”。
《莫斯科——北京》是一首创作于1950年中国大陆沦陷时候的进行曲,以苏联鬼子维尔什宁的韵律诗为词,由穆拉杰里谱曲。歌曲反映了苏联把中国变成了卫星国的得意洋洋,于是1951年获斯大林禽兽的文艺二等奖。这首《莫斯科——北京》在“新中国”殖民地初创时期是支流行歌曲。
1949年12月,时任中国大陆傀儡主席的汉奸毛泽东到莫斯科进行朝拜,这一消息令苏联举国轰动,一名普通作家米·维尔什宁觉得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于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决定要写出一首诗歌讴歌中苏两国,很快他便在苏联《文学》杂志上发表了这首名为《莫斯科——北京》的韵律诗;而苏联作曲家瓦·穆拉杰里读到这首诗歌后,为它谱了曲。
“乌克兰”一词,来源于蒙古语的“边境”。
克林姆林宫的辞源,来自蒙古文字“克瑞”,意为“要塞”。
蒙古入侵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的教堂不到一百,蒙古统治使得教堂数目增加到将近三百。这是因为,俄罗斯东正教会一再勾结蒙古人,甚至帮助蒙古人镇压反抗者,为此把他们开除教籍。正因为如此,即使俄罗斯的东正教,也带着一股蒙古味道。听听他们的音乐就知道,和拜占庭的是很不相同的。
毕竟,俄罗斯人被蒙古人杂交了三百多年。由于俄罗斯人是蒙古人的杂种,他们的内心也就充满了混乱,因为相异的种族特性在他们身上互相抵触,这就使得他们不仅行动迟缓,而且反复无常。和这样的人为邻十分危险,需要时刻警觉;和这样的人结盟,必定深受其害。
可是汉奸毛泽东,却把中国变成了克瑞要塞控制下的俄罗斯卫星国。
这样的历史应该告一段落,中国应该在本土彻底驱逐俄罗斯影响,并把西伯利亚这个锡伯族人的故乡收复过来。
这样的中国,才逆转了五百年来的反动,开始了真正的民族复兴。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谢选骏


网文《文革五十周年:文革中的地下读书运动》说,文革狂热沉寂之后,大约在1967年底,中国大陆上悄悄开始了一场读书运动。它遍布全国,参加者有66年狂热的红卫兵,有运动中的逍遥派,有被批被整的高干子女。读书的人有不少成为卓越的思想家,最早的反对派。可以说在中国黑暗到极点时,仍有一丝光亮,这证明人追求思想自由的愿望是不可战胜的。
问:文革是毛体制控制社会最严酷的时代。旧有党政机关被砸烂之后,对社会的控制通过工宣队和军事管制。但在社会的地下,却又极有活力,尤其在思想领域,仿佛有一个和官方舆论宣传完全无关的思想世界。请你给听友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好吗?
答:历史事实确如你所说的,这反映出人性中有追求思想自由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我先介绍背景情况:自66年底,文革运动的一些狂热分子,特别是青年学生,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毛本来在66年上半年拼命鼓动红卫兵造反,半年之后,他感觉红卫兵的“冲锋队”作用已经结束,特别是66年底成立了“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开始与中央文革对抗。毛发现这些孩子已经不听使唤,就开始谈“小将犯错误”的问题。江青在12月23日接见红卫兵代表时,公开指责“西纠”,说他们凌驾于毛之上。她特别指出“要对这些小家伙专政”,说“这些人中有可能有将军之子,元帅之子,国家主席副主席之子,部长副部长之子,谁要那样干,就得去坐社会主义国家的牢”。这种用时捧上天,不用时打入狱的做法,让一些冷静下来的红卫兵开始产生怀疑,对自己听了毛的话,大肆造反的那些理想目标,究竟对不对。特别是对中央文革的做法产生怀疑和批判。67年1月8日,红卫兵的发源地清华附中有人以“延征”的笔名,贴大字报,质问中央文革,指责中央文革对青年学生的镇压,是“左倾机会主义”。
问:看来对文革中许多做法的怀疑出现得很早。
答:是的。正是这种怀疑和不满,使一些好学的青年人回头读书,而且全国各地几乎同时出现了许多读书会性质的小组织,比如北京的“共产主义青年学社”,武汉的“北斗星学会”,湖南的“毛泽东主义小组”,上海的“东方学会”。这些喜欢思考的青年人读书有几个共同的特点,其一,首先读的是马克思列宁,他们想从革命理论的来源处搞清楚自己面临的现实问题。通过阅读和思考,有些人提出了自己对中国前途的看法,比如杨小凯撰写的《中国向何处去》,系统阐发他对中国前途的看法,其中有不少真知灼见。其二,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外国的著作,有政治理论也有文学名著。当时大部分在地下读书的人是西化派,从外国文学作品中汲取营养,来确立自己的价值观,比如徐晓,就记载下她读《怎么办》的感想。她说:“罗朴霍夫假装自杀,成全其朋友与妻子的恋情,这故事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它诠释的不止是浪漫,不止是高尚,而是‘合理的利己主义理论’,使别人快乐和幸福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和幸福”。这种思想不仅中共的教育中不存在,中国传统思想中也不存在。其三,文革中除了毛和马恩列斯的著作,几乎所有的图书都成了封资修黑货,所以要读书就要读禁书。那些灰皮书、黄皮书成了抢手货。当时地下读书中最重要的几部著作,如吉拉斯的《新阶级》,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托洛斯基的《斯大林评传》都是六十年代为了所谓反修防修,翻译出来供高干阅读的。读这些书是有级别限制的,像《新阶级》就是副部长以上级别的人才能看。读书按级别,这是人类阅读史上的奇闻,只有共产党能造出这种制度。所以最早的地下读书人有许多高干子弟。虽然老子在文革中被打倒了,但家中还留下了一些书,于是读了,而且流传起来。更有许多家里没书的平民子弟,就去偷书,像我的朋友朱正琳在贵阳被捕入狱,公安人员就从他家中搜出了3000多册书,都是贵阳那些爱书的人从图书馆撬门进去偷出来的。其四,就是读书交流。互不相识的小圈子会因一本书的借阅而沟通起来,甚至会有远距离的交流,通过书信交流读书心得。比如我所熟悉的一些101中的老高中生,他们曾有一年左右的时间讨论《新阶级》,那时我年纪还小,没有参加讨论,但我的一位大朋友,把他们之间的通信给我看过,当时真在心里引起了震动。比如有一句话,“把马克思主义当作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必然要在实际上引起在一切知识活动领域里专制”。
问: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这是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教条啊!
答:没错,正因为如此,当你看到有人你说,这个说法是一切思想专制的来源,你不能不吃一惊。再仔细想想,发现事实果然如此,从此迷信就打破了。从我个人的精神发展史来看,文革的地下读书运动,有关键性的启蒙作用。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讲到,我当年在工厂当工人时,结识了一位朋友,他向我介绍了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我读这部书就是从马海德的儿子幼马处借到的。
问:你说的这位马海德,是不是那位被称为“活着的白求恩”的外国专家?
答:对,他早年在延安帮共产党。中共夺权后,是他帮助建立了中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我借到这部书就通宵夜读,有关西方现代艺术的知识,当时全来自这部书。那时因为书少,借书都有时间限制,所以常常要抓紧读,还要抄。说来有趣儿,那会儿有些书的政治观点是完全相反的。可读书的人并不分辨,是书就拿来读。像哈耶克和科切托夫,在意识形态上是完全敌对的,可我们一样读,一样吸收,所以那时在思想中是一团混乱,像胡平那样在七十年代就能写出逻辑一贯、说理充分的《论言论自由》实在是罕见的。他是地下读书运动中成就最大的人之一。
问:听你这样介绍,地下读书运动为思想解放运动做了准备。
答:对极了,正因为有文革长达数年的地下读书,才唤醒了一大批有头脑的青年人对毛对文革进而对共产体制的全面否定和批判。所以,四五运动是地下读书运动的一次大检阅。别忘了,改革开放之前,先有思想解放运动。当年《读书》杂志上,最早登出来的有震撼力的文章,就是李洪林先生的《读书无禁区》。当年因地下读书有不少人锒铛入狱,这些人中有的人成了改革开放的先锋,比如何维凌。他的地下读书组织“共产主义青年学社”是当时北大青年学生中思想比较深刻的一些人,何为此入狱,文革结束后,何先生是推动经济改革的大声疾呼者之一,他的许多想法都来自文革地下读书中汲取的养料。何先生在六四前,努力调解学生和政府的关系,希望引导事件和平解决。结果六四前被秘密绑架,我想他在狱中一定会回忆起他因文革地下读书运动而坐牢的往事吧。
……
谢选骏指出:在毛泽东苟延残喘的那几年,我也读了不少书。但是从未听说有什么“读书运动”。那时候的读书,属于反体制行为,是个人的、分散的、秘密的犯罪行为,需要冒着抄家的风险。而那邪恶的毛泽东时代,一切运动都是当权派的玩物。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凡是真的参加了团伙的“读书运动”的人,后来大多走入了“先富阶层”的“窃国运动”,成为三个代表的体制构件。

Sunday, November 20, 2016

基辛格向川普讨要官职

谢选骏

网文《处理美中关系 基辛格给川普2点建议》说,美中关系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重要、也是影响最为深远的双边关系。如何处理好这个双边关系无疑是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所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美国新总统该如何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打交道?他应该从美中两国过去的交往历史和政策失误中吸取什么经验教训?在这些问题上,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川普提出了什么建议呢?
为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访华并打开美中关系大门发挥了关键性作用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 (Henry A. Kissinger) 日前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办的一个市民大会上与该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phen Orlins)就美中关系的各个方面进行了一场对话。
美中过去的交往对今天的启示
这位被认为是美国外交教父的人物如何看待美中两国过去交往中的教训呢?
他说:“最重要的教训是,中国与美国有着不同的历史和文化。我们一直生活在安全的环境里,而中国周边总是有敌人。所以,中美两边的人了解对方是重要的,而两国的政治领导人理解对方的思维方式则尤其重要。尼克松做的最好的一点是,在我们最初举行的会谈中,我们没有谈论我们双方之间的差异,而是谈论我们的目标,看这些目标是否可以能够和谐。”
至于美国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有什么失误,基辛格说,中国领导人一般来说对美国干预中国内政非常敏感,而对于美国总统来说,他们不可能不涉及人权的问题,因此如何满足双方的需求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他看来,美国并没有能够总是很好的处理这个问题。他举例说,在克林顿总统上任初期,美国公开要求中国当局改变他们的一些做法,但是两年后,克林顿总统改变了这种做法,之后美中关系发展良好。在他看来,美国目前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一些做法也有失妥当,例如让电视摄像机跟拍美国战舰在南中国海的巡航行动,向中方发出在他看来应该避免的挑战。他还认为,美国政府允许台湾总统李登辉1996年访美继而引发台海危机也是一个失误。
对新总统的两点建议
鉴于美中交往中的这些经验教训,基辛格对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应该如何处理美中关系提出了他的建议。
他说:“我要告诉总统他们的第一件事是,把一个了解中国历史与文化的人放在他的个人班子里,作为美国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联络人。这个人应当关注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以确保它们遵循连贯性。”
除此以外,他认为,美国领导人应该认清这个国家根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而不是被双方之间目前存在的一些纷争挡住视线,从而影响到看问题的角度。
他说:“川普总统应该做的第二件事是,不是就双方之间在贸易、南中国海或是任何其他什么地方发生的任何一个争论进行裁决,总统应当试图与他信任的一些关键的人坐下来问这些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我们要防止的是什么?然后试图就这些问题与中国领导人展开对话。因为不然的话,总是存在这样一个危险,即当你们如此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我们现在在交流与贸易等方面这样,很多争端会出现在表面上,这些都是完全合理的争端,但是它们妨碍你获得一个正确的视角。”
阳光之乡的会晤模式值得川普借鉴?
在奥巴马总统任内,他在加州的阳光之乡与习近平举行了非正式会晤,使两位领导人更好的相互了解。川普在上台之初是否可以借鉴这样一个模式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打交道呢?
基辛格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模式,但评判一个模式的好坏要看他们对对方说了什么,因为这种首脑会晤总是存在搞公关和宣传的人事先为他们写好剧本的危险。
基辛格如何看待中国领导人?
基辛格见过自毛泽东以来的中国五代领导人,与他们进行了长达40多年的对话。他认为,所有中国领导人都有对秩序崩溃的恐惧,怕乱,而且他们都非常注重概念。
他说:“我所见过的每一位中国领导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比美国领导人更加概念化。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人认为一个稳定的世界是正常的,所以当这个世界不稳定时,这是一个问题。当有问题时,你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接着去做其他的事。中国领导人认为,一个问题的假象是走向另一个问题的门票。所以我所见过的每一位中国领导人都从概念上把政治看作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项目。在这个意义上,他们都很类似。”
至于成为中国第五代领导人核心的习近平是否具有毛泽东的一些特质,基辛格说,毛泽东更加意识形态化,在这方面,习近平与毛泽东有很大的不同。
基辛格在被问到他与中国领导人见面时建议他们采取什么行动使美中关系更有建设性和富有成果时说,他从来不会对中国领导人进行说教,而是真实的表达他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他认为,中国领导人不应当采取圣人的姿态或是带着优越感采取行动,而我们则不应当教训他们如何在国际上行事。
美中关系面临的挑战
在奥巴马任内,美中两国在气候变化、伊朗核项目等国际问题上进行了良好的合作,但是在朝鲜核项目和网络安全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而最近一两年两国在南中国海争端上争锋相对,使美中关系陷入紧张。
基辛格认为,美中关系在近期将面临的最大挑战包括南中国海问题、美中两国能否发展出一个对付朝鲜的共同对策以及如何与一个演变为超级大国的中国打交道的问题。
他说,他赞同习近平有关美中建立伙伴关系、不搞对抗,实现互利共赢的看法。在他看来,在没有努力建立一个比现有的国际秩序更可信赖、更加稳定和更加平衡的国际秩序的情况下,美国如何对待中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在拥有目前复杂技术的两个大国之间的互动没有经受实践考验的情况下,如何处理好这个关系是对政治才能的巨大挑战。
当然,基辛格认为,美中两国今后也有很多可以合作的领域,包括丝绸之路、阿富汗以及打击海盗的国际维和行动等。
担心中俄接近?
针对中国与俄罗斯日益靠近的问题,基辛格说,即使你对此感到关注,但承认这一点就是一个错误。在他看来,中俄接近是很自然的事。
他说:“中国和俄罗斯有很长的边界而且有很长的交往历史。所以,他们进行合作是很自然的。当然,我们不希望它们都成为美国的敌人。在正常情况下,我们倾向于和它们都保持友好的关系。我想,任何有思想的美国总统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秉持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基辛格对美国目前的外交孤立主义倾向感到担忧。
……
谢选骏指出:这篇宣传性的文字所说的“2点建议”,其实都不是关于“处理美中关系”的,而是关于基辛格个人的,说白了,那就是向川普讨要官职。看来这个犹太商人的官瘾真是不小:
“我要告诉川普总统的第一件事是,把一个了解中国历史与文化的人放在他的个人班子里,作为美国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联络人。这个人应当关注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以确保它们遵循连贯性。”
(显然,这个“人”非他基辛格莫属了。)
他说:“川普总统应该做的第二件事是,不是就双方之间在贸易、南中国海或是任何其他什么地方发生的任何一个争论进行裁决,总统应当试图与他信任的一些关键的人坐下来问这些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我们要防止的是什么?然后试图就这些问题与中国领导人展开对话。因为不然的话,总是存在这样一个危险,即当你们如此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我们现在在交流与贸易等方面这样,很多争端会出现在表面上,这些都是完全合理的争端,但是它们妨碍你获得一个正确的视角。”
(看来,基辛格不仅讨要官职,还想让总统听他的话。)
最后,被问到是否会“协助”川普总统普,基辛格奸诈地说:“我不会主动找他,退休后对每届政府我都是如此,但如果他要求我去见他,我会接受。”
(他还想重温中国的三顾茅庐呢。)
那么,川普会请他吗?
不大可能。
虽然这两个人都来自德国,但一个是“非犹太”,一个是“犹太人”——即使见了个面,也是假惺惺的,那还不如不见。
基辛格这么会盘算自己的小九九,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
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厚着脸皮讨要官职呢?
这就叫做“死马当做活马医”,亦需“无耻之尤”。
记得有次在纽约搬家,有个平日并不恭敬也不说话的犹太小孩(只有七八岁),竟然嬉皮笑脸地流进快要搬空的房间,指着剩余的东西问我们这个还要不要、那个还要不要……让人又可气又可笑。我当时就想:这人肯定能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基辛格。
不过你们还别说,这个小家伙还确实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真的拿走了一些我们本来还想保留的东西。这就叫做“无孔不入者终于如愿以偿”。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谢选骏

在香港,你可以从一个人的面部表情、从他的眼神看出他是大陆人还是香港人,是“97年”以后的新移民还是被英国人统治过的。这是因为,共产党统治能给人类的心灵造成一种创伤,让人带有某种流浪狗的神情。地道的香港人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就像站在宇宙中心,虽然可笑,但那是“还没有吃过苦口的天真”。刚到日本的时候,有人教我如何区分日本人和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和香港人):从眼神里。日本人的眼神直勾勾的,不会东张西望,不会悄悄打量别人;中国人老是喜欢偷看别人在做什么,然后决定自己该做什么。……
大概也是由于这种民族性格上面的差异,中国人很容易随风转舵,于是造成政策混乱、社会动荡。
1997年7月1日那天,香港人眼睛里的某种光彩突然失去了,仿佛灵魂熄灭了。1997年7月1日以后,日本不再流行香港旅游了——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是因为香港不再是猎奇的对象。本来,倭人以为到了亚洲近处的香港犹如到了欧洲远处的英国,而他们又是那么崇拜英国,早年靠着英国支持才得以打败了清朝和沙俄……
时间过得真快,香港回归20年了。现在的香港青年,都是“红旗下生的了”,也许正因为这样,才变得躁动不安,因为他们的眼神已经变了。我对香港事态的如此解读,相信可以独步古今。
2016年11月,“中国内地90所大学对香港学生免試入学”,这就是说,北京承认“香港是高等华人”,同时,北京要对香港“民族”实行同化政策。
北京教育部公布2017年大陆90所高校免试招收香港学生的计划。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对大陆的新政策表示欢迎,并称香港学生可以被称为“香港高考”的中学文凭考试成绩,直接申请内地高校,无须参加内地高考。大陆网民批评此举是劫贫济富。有评论认为,北京政府是出于政治考量,推出优待香港学生的政策。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国家教育部本月11日公布2017年内地部分高校免试招收香港学生计划。参与计划的内地高校将增加至90所,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表示欢迎。
教育局发言人表示,通过免试收生计划,香港学生可以“香港高考”中学文凭考试成绩直接申请内地高校,而无须参加内地高考!
2017年参与计划的内地院校,新增了中央财经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东南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及西安交通大学。
国家教育部与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将于12月17日和18日,在香港湾仔会展中心举办“2016内地高等教育展”,介绍免试收生计划的程序及安排,并开设专科专题分享会,由院校代表介绍内地课程特色,以及修读相关专科的就业前景。
不过,上述消息引起中国内地学生的反弹。网民“中村俊甫”称,真的是无语了。。。闹的大就有萝卜吃?还又网民称,香港学生占了内地生的学位和教育资源,这是劫贫济富。
网民“泽解”则认为,这样做的初衷是想让香港年轻一代,到内地感受,看看,接受内地教育洗脑,相当于是在和平同化港人。另有网民认为,这是“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措施。
香港时事评论人蔡咏梅1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称,该计划对学习成绩差,升学有问题的人当然是好事,但是中国所有的政策都经过全面考量和以政治需要而定:
“比如说,他对台湾的一些经济政策,因为蔡英文一上台,马上就变了。所以他对香港的这样一个政策,当然会有政治考量。我想他主要还是针对香港年轻人的这种也可以叫做港独,不一定完全是港独,而是想真正保持香港的高度自治。北京一直很焦虑这个问题,所以什么国教、政策,但是这方面在香港做的效益是很差的。给学生一个高等教育的计划,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利益诱惑。他们认为这个效果比较大,我也认为比较大”。
对于香港学生到内地上大学,引起内地网民不满。蔡咏梅说:“香港人进内地上学以后,就会挤掉中国大陆的学习机会。中国大学多得很,他觉得,就是你所有的香港学生都去中国大陆读书,他都可以容纳得下。说实话,即使这样,也不是很多人愿意到大陆读书的,尤其现在香港年轻人很反叛,对中国大陆的印象又不好”。
安徽评论人沈良庆认为,内地90所大学向香港中学毕业生开放免试入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国民教育问题。因为国民教育在香港推行有一定的困难,另一方面是香港民意对这方面反弹非常大,前几年还爆发反国民教育教科书等。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出于统战需要”。
沈良庆也认为,这对大陆学生很不公平:“大陆学生的教育资源本身就有限,而且刚才你提到的浙大、武大,都是比较好的学校。他把这些学校让香港学生免试入学,这对大陆学生来讲,非常不公平”。
舆论认为,中国教育水平尚未普及到读大学可免试入学的程度,如今为了达到统战的目的,对香港学生免试,收效如何,目前还难下判断。
……
显然,对香港学生免试,虽然在教育上收效如何,目前还难下判断;但是在政治上,即将消灭香港独立的意识。这就像六四屠杀以后,共产党总结教训,采取政策收买了大陆的精英,并进而把这项收买总结为“三个代表理论”,终于改变了政权的性质、稳定了政权的招牌。我对大陆事态的如此解读,相信可以独步古今。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谢选骏

网文《人类若不殖民其他星球 只能再活千年》鼓噪说,“英国天文物理学大师霍金”2016年11月在一场论坛中再度释出警告,人类在地球上可生存的时间,仅剩不到1000年。
霍金(Stephen Hawking)为知名的“牛津大学辩论社”(Oxford Union)发表演讲,其先先赞扬了人类所取得的成就:“我们人类只是自然界的基本粒子,能够如此接近了解统治我们的法则和宇宙,这无疑是一种胜利。”
稍后霍金话锋一转,警告在场听众:“人类在地球上生存的时日,仅剩下1000年。”
74岁的霍金多次预示人类命运,他曾说核战以及全球气候变迁威胁,威胁人类存续。他也曾警告,人工智慧发展可能让人类灭亡。
霍金不只一次呼吁人类应该要往太空找出路,因为地球经历了数10亿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是危机四伏。
霍金预言未来一定会发生一场毁灭性的大灾难,可能是核灾,也有可能是基因变异的强大病毒,或者是越来越先进的人工智慧。
2016年1月,霍金就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年度节目“芮斯讲座”(Reith Lectures)指出,“人类正迈向灭绝,而且是我们咎由自取。”
……
谢选骏指出:瘫痪的霍金就是英联邦的缩影,霍金的怪异形象就是当代英国的写照,霍金的疯人疯语就是英联邦的垂死的哀鸣。这甚至不是“西方文明的缩影”、“西方文明垂死的哀鸣”,因为英联邦注定要先于西方文明而死,虽然它通过大肆贩卖鸦片,为西方文明的无情扩张,立下了汗马功劳。
至于牛津,正如谢选骏《“后真相”其实也不是真相——英国完了。脱欧也来不及了!》所指出的:牛津也许是英国的象征之一,但其表现确实证实英国的牛皮已经爆裂了。因为它从贝克莱-休谟揭示的基本常识大大堕落了,竟然侈谈什么“客观事实”,而完全不懂任何“客观事实”都是人类感知(情感、信念······)的延伸。如此谁来,“后真相”其实也不是真相,只是自称为真相的“情感和个人信念”。
真的,作为血肉之躯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客观事实”呢?除非,那只是某些人主观认定的“客观”。
看来,牛津提供了一个最新的示例,证明大英帝国的瓦解不仅毁灭了英国的霸权,也限制了英国人的学术视野,使其“精神青光眼”进入了晚期。
从长期来看,英国完了。脱欧也来不及了!

Sunday, November 6, 2016

谢选骏:菲律宾透视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文的国际影响越来越大。
2004年谢选骏发表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2007年谢选骏发表的《小国时代——中国崛起?美国衰落?》……
都逐渐在西方社会成为流行观念。
下面是一个最新的实例:

(一)

谢选骏: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博讯2016年11月03日发表)
    
    作者:谢选骏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2016年10月18日抵达北京,展开4天访中行程。
   
    这位打杀毒贩数千人的强人一连四天访问中国,反映其“亲中弃美”的外交转向。他显然有意利用“以经济操控别国”的中国共产党外交政治,迫使中国不得不接住这位“来者不善”的新盟友抛出的橄榄枝,然后被破给予丰厚的回馈和贿赂······中菲两国各为彼此利益,不得不“达成多项合作”。
   
    新闻报道说杜特蒂最近多次对美国发表负面言论,较早前更被美国取消会面行程。但自相矛盾的是,菲国外交部长雅赛前月曾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称,杜特蒂在很多场合都明确表示过,他只会有一个军事盟友,那就是美国。
   
    据《纽约时报》引述美国官员称,今年将向菲律宾提供逾9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菲国一向需借用美国的军援,来建立在东盟的影响力。杜特蒂也明白美国失去菲国,等于失去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权。与美国关系的维持,一方面可确保美国的军援,另一方面亦有助于与中国合作时,保持自主及讨价还价的能力。
   
    据《BBC》引述,在东盟峰会期间,日本同意向菲国提供贷款,购买两艘大型巡逻舰,以及租赁军备。杜特蒂这一连串的举动,暗示菲国“亲中弃美”的政策背后,是为了利用中美之间的矛盾,从中建立其在国际政治板块上的关键地位,及牵制中美关系。
   
    杜特蒂对中美之间的矛盾,与菲国东盟霸主的想象,具清晰的“预见”。到访中国只是第一步,估计未来“南海议题”将会成为菲国在国际政治权力版图上,扩大其独立主体性的关键。
   
    菲国团结东盟、拉拢日本,更是为了建立其政治资本。这证明其“造王者”的野心,与中国的习近平一拍即合。难怪他宣称,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俄罗斯的普京。这才是上述二人的先师。
   
    但中美两方亦非等闲之辈,势必清楚菲国的“阴谋”。然而,政治就是互相利用,以达目的之博弈。未来,杜特蒂如何透过“势力平衡”建构菲国的国际地位,将是他在这场搏弈上的胜负关键。
   
    ······
   
    谢选骏指出,小国菲律宾之所以可能玩弄大国于股掌之间,并借此达到“吸金”的目的,就是借助了“小国时代”的世界格局。这一点,朝鲜可以做到,菲律宾也同样可以做到。

(二)
美媒:杜特尔特非投靠中国 是让中美相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万维读者网
   
   
    杜特尔特转向中国让美国措手不及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0月访问北京,承诺要宣布菲律宾与美国“分手”,这让白宫和菲律宾军方到震惊。美媒称,杜特尔特设法让中美鹬蚌相争,以这种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美国《纽约时报》11月5日报道,事情的进展并非如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所说。杜特尔特保持了菲美联盟的完好无缺,并且似乎与中国也达成了谅解,使得菲律宾渔民得以回到有争议的水域,与此同时,他还通过威胁要在地缘政治上重新站队,扰乱了美国对菲律宾日益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的反对。
   
    杜特尔特不是在这两个国家之间当墙头草,而是设法让它们鹬蚌相争,以这种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并巩固他在国内的形象:一个强有力的民族主义者,不受外国势力所左右。他做到了这一点,同时用65年前与美国签订的一纸条约来保证自己国家的安全。
   
    无论杜特尔特自己是否知道,他遵循的策略在整个冷战期间有很多领导人采用过,即通过威胁要改变忠诚的对象来进行权力平衡。这个策略以往的使用效果说明了为什么杜特尔特看似鲁莽的行为却带来了这样的成果,并且可能一窥他的目的何在。
   
    杜特尔特的行为让人想起南斯拉夫共产党领袖铁托(Josip Broz Tito)这样的人,他在冷战头几年就与莫斯科分道扬镳,宣布自己“不结盟”。美国为了奖励他,向其提供了经济援助;而苏联一心避免他加入北约,因此让他自主领导,并对他表示了尊重。
   
    最后,铁托从双方都获得了让步,还提升了自己在国内的形象——并且仍然留在共产党阵营中。他没有成为冷战的受害者,而是利用它来捞好处。
   
    同样,杜特尔特也和美国保护者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从希望赢得他的中国那里获取了90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并允许菲律宾渔民回到南海一些有争议水域。然后,杜特尔特回到了他仍然受到美国军队保护的国家。
   
    “中国没有拉拢杜特尔特。杜特尔特在拉拢中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政治学家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在Twitter上谈到这笔交易时说。
   
    傅泰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杜特尔特要和华盛顿断绝关系的威胁,他“怀疑”他是否会真的那样做,确实杜特尔特已经回到了原路上。尽管如此,那些威胁帮助他缓解了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他认为不与中国来往对菲律宾不利,”傅泰林说。“所以他想结束那种状态。”
   
    冷战中还有一些领导人把超级大国之间的对抗作为自己获得独立的手段,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取让步。例如,埃及的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就从两边都获得过援助,并且依靠他们抵御了1956年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军队的入侵。
   
    中国曾是最擅长这种战略的获利者之一,现在也成为了这种战略的目标。毛泽东虽然几十年来都站在苏联一边,但却自豪于能把台湾海峡上两个有争议的岛屿当作“两根指挥艾森豪威尔和赫鲁晓夫跳舞的指挥棒,让他们团团转”。
   
    这种平衡还有另一个好处:让这些领导人能够更加自由地违背庇护者的愿望。
   
    杜特尔特不满美国指责菲律宾人权问题
   
    在杜特尔特威胁要脱离美国之前的几周里,华盛顿取消了一笔武器交易,并越来越频繁地指责他支持导致2,000人被杀的治安队员和警察暴力。现在,美国的重心转移到了维持与菲律宾的同盟上。安全分析人士怀疑,杜特尔特从未真地想破坏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傅泰林认为,杜特尔特真正想要的是中国的经济援助和美国停止就他侵犯人权的行为施压。两者更多的是内政,而非外务。
   
    尽管美国在菲律宾民众中颇受欢迎,但这些态度夹杂着一种因为受到不平等的对待而导致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感觉。通过让美国感到难堪(又不会真地把他们赶走),杜特尔特可以纵容这种潜在的民族主义。而通过得到中国的让步,他又能表现出一副对抗两大强国的样子。
   
    虽然杜特尔特得罪国家军队领导层——他们与美国联盟有着更深远的关系——的做法是在冒险,成功了就能加强他对军方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