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15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题记

inscription

(一)

 

这里的“中国”不是指“China”(“支那”),而是指“the Central Kingdom”,即“中央王国”。“中国文明”(“the Central Kingdom Civilization”)是一个思想主权的概念,不是一个国家主权的概念,它可以由任何一个民族来代表和推行。

 

(二)

 

如果某种爱的思想像是公元前后的基督精神那样拥抱了人类,血腥的杀戮就会停止。仇恨、歧视、暴力、恐怖、虐待、变态的宣传品,将不再作为“思想多元化”的旗帜受到崇拜。“精神全球化”,是某种席卷全球的爱的思想。这种爱的思想可以被全球各种传统的意识形态所接受。这种爱的思想能够化掉弥漫当代世界的仇恨与疏离,再度把文明人类团结起来。人类学研究证明,各色人等本是源于同一女性始祖。

 

(三)

 

全球政府必须铲除欧洲文明造成的灾难,审判其无法逃避的罪责。生命固有的惰性,使得文明作为生命形态的延伸也不可避免地具有惰性,文明的惰性使得各种文明只能被外力所“矫正”,而无法自我更新。这一矫正或体现为自然力的毁灭或体现为其他文明的征服。一种文明的弊端只能由另一种文明的特性来矫正和补救,这是一种全局意义的新陈代谢,是易化的后浪推前浪。在过去,非欧世界的陈腐通过欧洲扩张的锐进予以革除;未来,欧洲的堕落要由非欧的冲击予以克服……

 

(四)

 

我们所展望的中国文明,不以二十世纪的中国为蓝本,而以二十世纪的中国为殷鉴,惟有殷鉴,可以促使周天子的勃兴。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并不是基于现有的中国“文明”的整合,因为现有的中国文明其实并不文明;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现存的欧洲文明的毁灭,而是一种更高形态的合成。全球整合,不可出自占有性的征服,而是出自慈悲性的施舍,尽管文明的整合不得不以某种征服为形式,甚至精神形式也不得不如此服从人性的规则,不得不以某种“掠夺性”刺激人性的坚实基础。

 

(五)

 

“中国”本不是国家名,而是指中央城市、世界首都;“中国文明整合全球”,也可以被视作“恺撒主义整合全球”。《圣经》上说,“上帝的东西归上帝,凯撒的东西归恺撒。”《马太福音》记载说:魔鬼又带耶稣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

 

(内封)

 

《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On Global Government──Global Integration Under the Central Kingdom Civilization

 

谢选骏

 

 

1975年起草

1988年初稿

2004年电子版

2006年第二版

2015年第三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